知識產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主戰場

在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等國際組織就知識產權保護舉辦的論壇引人關註。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突飛猛進,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面臨重塑,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知識產權已經成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性資源和國際戰略博弈的主要戰場,對國家經濟安全、科技安全等各領域的安全和重大利益都產生了日益重要的影響。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全力維護知識產權安全,已成為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的關鍵一環。

首先,知識產權保護是國家安全的戰略屏障。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也是戰略安全力量。隻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科技安全和其他安全。推動創新發展,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都離不開知識產權保護。隻有嚴格保護知識產權,才能有效保護我國自主研發的關鍵核心技術、有效突破產業瓶頸、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知識產權保護推動著以科技創新為主導的市場經濟持續累進增長,最終有利於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與安全、科技發展與安全和其他發展與安全。

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知識產權保護為實現創新發展和高水平的自立自強提供了強有力的制度支撐和法律保障。強化知識產權保護,並把知識產權保護作為不斷增強國家經濟和科技實力的戰略手段,是我國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保障我國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根本之道。

其次,知識產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前沿陣地。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礎,知識產權安全是經濟安全的最大保障。知識產權已經深度融入我國經濟建設的主戰場,是提高我國經濟競爭力的最大激勵。維護知識產權安全,就是要全力保障重要產業、基礎設施、戰略資源等關鍵經濟領域的安全可控,為經濟安全提供強大的底層支持。

科技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主體,知識產權安全是科技安全的關鍵力量。構建新發展格局最本質的特征是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促進科技創新與經濟深度融合,推動關鍵核心技術融入實體經濟,是高水平自立自強的內在要求和科技安全的充分體現,也是知識產權保護和知識產權安全的最終目標。

無論是經濟循環的暢通無阻,還是高水平的自立自強,都離不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加強和改進知識產權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形成正當有力的制約手段,有利於進一步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這既是維護知識產權安全的應有之義,也是維護基本經濟制度安全、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安全等經濟安全的必然要求,還是維護國家創新體系安全、重大科技和重要領域安全等科技安全的重要手段。

最後,維護知識產權安全需要推進全球安全。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知識產權全球競爭的新格局新態勢新焦點逐漸形成。一方面,以知識產權為核心要素的全球經濟、貿易、科技和衛生競爭日趨激烈化,以知識產權為誘因和平衡工具的貿易摩擦難解難分。另一方面,知識產權國際保護和知識產權全球治理面臨著新一輪調整。歐美國家的“長臂管轄”及禁訴令制度,越來越成為國家間和企業間爭奪司法管轄權的競爭工具。一些國家還通過法律域外管轄推行單邊保護主義,試圖在全球構築一個對自身更為有利的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從而掌握知識產權全球治理規則的制定主導權。

維護知識產權全球安全,要在知識產權對外轉讓時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在全球化時代,包括知識產權在內的國際技術轉讓已成為國際合作與競爭的主要內容和博弈戰場,也日漸成為知識產權與國家安全的風險交匯點和安全連接點。在知識產權等技術的對外轉讓過程中,如果未對涉及國家安全的知識產權轉讓行為進行嚴格的審查,就有可能影響我國重要領域核心關鍵技術的自主發展可控性和創新發展主動性,造成國家利益和國家經濟的重大損失。因此,維護知識產權安全,就要依法管理涉及國家安全的知識產權對外轉讓行為。

維護知識產權全球安全,要在知識產權國際保護中推進全球治理體制變革。隨著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期,知識產權國際保護爭端以及跨境訴訟中對司法管轄權的爭奪,正日益成為企業間乃至國家之間展開創新競爭和創新規則競爭的主要戰場。因此,亟須推進我國知識產權有關法律規定域外適用,完善跨境司法協作安排。形成高效的國際知識產權風險預警和應急機制,建設知識產權涉外風險防控體系,加大對我國企業海外知識產權維權援助。我國應立足國情,積極開展全方位、多層次、高水平的國際合作,堅持和捍衛世界貿易組織多邊體制框架,攜手各國建立共商、共建、共享的知識產權全球治理格局,推動構建開放包容、公正合理的知識產權國際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