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營銷更重研發 本土美妝品牌邁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

新華社客戶端上海9月26日電(記者胡潔菲)實行原料分類管理、不斷加碼科研投入、構建特色化產業優勢……近年來,隨著中國美妝市場邁入高速增長階段,中國本土美妝品牌的發展重心也從前端的營銷轉向“後廚”的研發,力圖培養與國際一線品牌同臺競爭的發展優勢。

一直以來,受產業基礎、品牌積淀等影響,中國本土美妝品牌與國際一線大牌存在一定差距。根據信息咨詢機構歐睿的數據,在我國,歐美品牌仍然占據主導地位:高端市場中,排名前三的為歐萊雅、雅詩蘭黛和路易·威登,市場占有率分別為18.4%、14.4%和8.8%;大眾化妝品市場,寶潔占據12.1%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其次是占比為8.9%的歐萊雅。

上海日用化學品行業協會執行會長金堅認為,中國本土品牌與國際一線品牌的差距主要體現在可用原料上。據金堅統計,目前歐盟可用原料22620種(植物來源約1/3),而我國可用原料隻有8900多種(約1/4植物原料)。

在“成分黨”崛起、國風盛行等新消費趨勢下,各界正積極推動原料審批制度改革、加碼科研投入,本土美妝產業邁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

——推動審批制度改革,突破原料短板。中國香料香精化妝品工業協會理事長陳少軍說,中國美妝行業在原料上遭遇一定程度的“卡脖子”,主要與我國長期以來實行較為嚴格的審批制度有關。不過,隨著今年初《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簡稱“新條例”)正式實施,國家明確實行原料分類管理制度,即對高風險的化妝品新原料實行註冊管理,對其他化妝品原料實行備案管理,未來相關差距將逐漸縮小。

在近日舉行的2021(第十四屆)中國化妝品大會上,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項蕾紅說,“新條例”堪稱於化妝品行業的“放管服”改革,尤其是對新原料實行3年的監測期(期間,隻有申請者可以使用這種新原料)將大大激發企業創新的動力。

據了解,“新條例”實施以來,已有4個化妝品新原料成功備案,且均來自國內企業,這意味著國產化妝品原料產業進入自主創新新階段。

——加碼科研投入,打破隻重營銷的刻板印象。“截至今年8月,國有面部護膚品牌的產品介紹中,使用到‘專利’一詞的達到30%,說明國產品牌‘重營銷、輕研發’的現象已經有所改善。”英敏特美容與個人護理資深分析師杜蕾認為,“成分黨”的崛起加快了企業投入研發的速度。

上海家化董事長潘秋生也表示,近年來,除了繼續做強私域流量運營,上海家化同時加大了研發投入。據悉,今年上半年上海家化研發費用為7916萬元,同比增長了14.3%。

今年6月,上海家化還與國際知名化工企業巴斯夫建立了長期創新合作關系,以加快公司在新功效活性物和新劑型、傳統中草藥現代化、皮膚功效機理研究及可視化和數字智能化設備等多領域的轉型和變革。

事實上,與國外科研機構建立合作已經成為國內美妝品牌行業的“新常態”。今年年初,珀萊雅與法國國家海藻研究機構合作建立了實驗室,深度整合全球海洋資源;韓束則依托母公司上美集團的研發優勢與日本實驗室進行產品核心成分研發。

——拉長“長板”,打造中國特色化妝品體系。“所謂的國潮不應該隻是包裝和外表上的中國風,事實上,中國本土的中草藥文化和一些古法漢方本身就極具智慧。”太和生技集團創始人郭襄穎介紹,目前多數化妝品都是以西方精細化工體系為基礎,而太和生技希望參與打造完全以天然原料為主軸的中國特色化妝品體系。

“美妝企業首先是科創型企業,而不是生產加工企業,如何在西方技術的基礎上,培育具有中國特色的技術路線,是我們一直在探討的事情。”東方美谷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袁飛說,中國特色植物資源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和智慧結晶,目前東方美谷正與上海交通大學、華東理工大學等合作,探討將中國特色植物資源萃取與西方活性細胞工藝相結合,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妝品產業集群。

“總體而言,中國美妝行業發展歷史較短,產品、原料、營銷和管理等方面確實與外企存在一定的差距,但相信隨著中國市場進一步開放,中國本土美妝行業將迎來新的機遇期。”陳少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