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再論傳承與突破

第六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再論傳承與突破 高凱 攝

中新網北京10月20日電 (記者 高凱)第六屆“北京十月文學月”核心活動之一“傳承與突破——第六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日前在正陽門下北京坊舉行。

本次活動由北京市文聯、北京出版集團主辦,北京作家協會、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承辦。邱華棟、何向陽、朱秀海、柳建偉、李舫、陳福民、張莉、喬葉、劉大先、石一楓等知名作家、評論家出席活動。

論壇上,與會嘉賓圍繞“與歷史對話”“與時代共振”兩個主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回顧總結北京文學的創作成就和經驗特色,分析交流北京作家的創作風格與時代使命,共同展望北京文學的未來。

北京文學不僅是一個地域概念,北京作家作為一個群體,作品風貌雖然千差萬別,但是歷代北京作家卻有著共同的責任擔當和歷史使命,一直密切關註多姿多彩的現實生活,穩健立足於波瀾壯闊的社會實踐,堅持從人民生活中吸取豐厚滋養,勇於回答現實和生活提出的問題,逐步形成了具有濃鬱地域色彩同時又極具包容性的北京文學。正是幾代作家薪火相傳的現實主義精神,讓北京文學和北京作家一直處於時代前沿。

作家、劇作家、茅盾文學獎得主、八一電影制片廠原廠長柳建偉結合自身創作電影劇本《血戰湘江》的體會指出,要用當代的視野去關照過往的歷史,尤其是站在整體歷史發展的角度去與歷史對話。作家書寫歷史,要具備與時俱進的精神。歷史上的是非得失由後人評判,評判的標準需要考慮歷史對當下產生了什麼影響,作家不應該把對歷史認知限定在蓋棺定論中,而是要透過當下去思考歷史的啟迪,通過書寫歷史映照現實。

作家、編劇朱秀海認為,書寫歷史是一個大的題目,需要作家長時間的投入。作家在社會中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就是通過書寫表達,用自己的感觸去觸動社會,社會的反響又反過來觸動作家,是一種相互的作用。“我寫作《遠去的白馬》,我寫解放戰爭的這段歷史,是因為我聽到這段故事,忘不掉這些歷史,我看到很多讀者的反映,對我自身也是很觸動的。”

評論家,北京作家協會理事、簽約作家陳福民認為用文學處理歷史,是在處理時間。作家要克服靜態的時間,激活歷史知識,讓那些歷史知識從遙遠的過去走過來,從而變成新鮮的、有效的知識,滋養自己,滋養社會。另一方面,文學家也要處理好歷史題材的邊界問題,“文學家要守好自己的邊界,無論有多大的文學虛構、想象能力,基本歷史材料、靜態的歷史應該得到必要的尊重。”

展開全文

第六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再論傳承與突破 高凱 攝

中新網北京10月20日電 (記者 高凱)第六屆“北京十月文學月”核心活動之一“傳承與突破——第六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日前在正陽門下北京坊舉行。

本次活動由北京市文聯、北京出版集團主辦,北京作家協會、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承辦。邱華棟、何向陽、朱秀海、柳建偉、李舫、陳福民、張莉、喬葉、劉大先、石一楓等知名作家、評論家出席活動。

論壇上,與會嘉賓圍繞“與歷史對話”“與時代共振”兩個主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回顧總結北京文學的創作成就和經驗特色,分析交流北京作家的創作風格與時代使命,共同展望北京文學的未來。

北京文學不僅是一個地域概念,北京作家作為一個群體,作品風貌雖然千差萬別,但是歷代北京作家卻有著共同的責任擔當和歷史使命,一直密切關註多姿多彩的現實生活,穩健立足於波瀾壯闊的社會實踐,堅持從人民生活中吸取豐厚滋養,勇於回答現實和生活提出的問題,逐步形成了具有濃鬱地域色彩同時又極具包容性的北京文學。正是幾代作家薪火相傳的現實主義精神,讓北京文學和北京作家一直處於時代前沿。

作家、劇作家、茅盾文學獎得主、八一電影制片廠原廠長柳建偉結合自身創作電影劇本《血戰湘江》的體會指出,要用當代的視野去關照過往的歷史,尤其是站在整體歷史發展的角度去與歷史對話。作家書寫歷史,要具備與時俱進的精神。歷史上的是非得失由後人評判,評判的標準需要考慮歷史對當下產生了什麼影響,作家不應該把對歷史認知限定在蓋棺定論中,而是要透過當下去思考歷史的啟迪,通過書寫歷史映照現實。

作家、編劇朱秀海認為,書寫歷史是一個大的題目,需要作家長時間的投入。作家在社會中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就是通過書寫表達,用自己的感觸去觸動社會,社會的反響又反過來觸動作家,是一種相互的作用。“我寫作《遠去的白馬》,我寫解放戰爭的這段歷史,是因為我聽到這段故事,忘不掉這些歷史,我看到很多讀者的反映,對我自身也是很觸動的。”

評論家,北京作家協會理事、簽約作家陳福民認為用文學處理歷史,是在處理時間。作家要克服靜態的時間,激活歷史知識,讓那些歷史知識從遙遠的過去走過來,從而變成新鮮的、有效的知識,滋養自己,滋養社會。另一方面,文學家也要處理好歷史題材的邊界問題,“文學家要守好自己的邊界,無論有多大的文學虛構、想象能力,基本歷史材料、靜態的歷史應該得到必要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