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記者深入鄭州受災現場-積水緩退城市漸恢復 最大困難是停水停電

晨報記者深入鄭州受災現場-積水緩退城市漸恢復 最大困難是停水停電

見習記者 牛 強 晨報首席記者 沈坤彧(7月22日發自鄭州)

鄭州暴雨牽動人心!航班取消、高鐵停運,14個小時、900多公裡,這是上海與鄭州的距離。但再遠的距離,也無法阻擋每一顆想要去支援的心。7月21日,新聞晨報特派記者緊急奔赴河南鄭州。鄭州的災情怎樣?市民的生活怎樣,他們有什麼期許?記者現場直擊這場暴雨災害的嚴重性。

高架上隻有零星車輛駛過

從上海到鄭州的這一路上,晨報記者親眼看到了各省市派往河南鄭州的救援車輛,有些車輛上還掛著“天狼救援,馳援鄭州”的橫幅。7月22日凌晨五點多,當車輛駛入河南省內時,雨滴不停地拍打在車窗上,但在不遠處,有同事說他看到了美麗的彩虹。

鄭州的雨依然下個不停。但比起前兩天的無情與洶湧,雨已經變得“溫柔”了許多。不少市民也收拾好這幾日復雜的心情,繼續為生活奔忙。上午8時許,不同於過去任何一天的早高峰,鄭州高架橋上隻有零星幾輛汽車駛過。

事實上,汽車是這次暴雨災害最大的損失之一。在7月20日晚間,各大短視頻平臺上被刷屏的一些視頻中,記者就曾看到河南鄭州多輛汽車被洪水沖走,或者遭遇不同程度的損壞的場景。那麼,目前鄭州街頭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記者驅車在鄭州的市區內,看到了這樣的一些情況。

22日上午11點,記者來到馨悅園公交站附近的一條馬路上,現場可謂是一片混亂。多輛被雨水沖刷的車輛,隨意地停靠在馬路兩邊,有兩輛SUV甚至已經被雨水沖到追尾的程度,它們一前一後地橫在馬路上。而其他車輛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壞。隨後,記者又在東四環快速路上,看到現場的積水依然未完全退去,所有的車輛被堵在這裡緩慢蠕動。

就這樣行駛在鄭州的街頭,記者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幾乎任何一條馬路上,都有停放在馬路邊上的各式車輛。但沒有人把他們開走,地上有很多碎亂的垃圾。為了避免被淹,有些司機甚至將自己的車停放在高架橋上。現場也有一些市民向記者表示擔憂,這樣的行為是否會造成一定的安全隱患?

有市民利用片刻時光閱讀

但比起財產損失,對於市民來說,目前最大的困難就是停水停電。這種情況在鄭州市中原區尤為明顯,一家宜必思酒店的前臺旁邊擠滿了市民,有些是住在這裡的房客,有些是附近過來充電的居民,21日晚就在這裡睡覺,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疲憊。另一家酒店現場已經漆黑一片,領班告訴記者,他們正在準備購買小型發電機,但貨物一直沒到。

雖然在場的市民都三三兩兩聊著接下來的打算,但記者在現場也發現了一些淡定的市民。比如說,一位手捧圖書讀得津津有味的市民就明顯地引起了記者的註意。定睛一看,原來,這位先生讀的是餘秋雨的《文化苦旅》。這位市民告訴記者,因為很多大廈的電力設備都在負一樓,所以被淹沒了,整個電力系統就癱瘓了。雖然住在這家酒店,但手機無法在房間內充電,他便來到一樓休息區裡一邊等手機充滿電,一邊利用這片刻的時光閱讀,“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讀《文化苦旅》了,但在這樣的情形下讀它,我感覺有了不少新的心得體會。”

而酒店另一位市民,已經在前臺的沙發上“湊合”了兩晚上,他無奈地告訴記者,因為自己的車被洪水淹沒了,需要送去維修,目前也回不了家,隻能暫時在酒店寄居。他還告訴晨報記者一個線索:目前,京廣路的情況最為嚴重。

期冀城市盡早恢復有序

隨後,記者準備驅車趕往鄭州市京廣路看看現場到底什麼情況。導航還沒到達目的地,記者就在很遠的地方看到不少市民在高架橋的柵欄間隙駐足圍觀,有人甚至拿出來手機拍視頻。記者踩著淤泥,緩慢前行到目的地,眼前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數十輛汽車橫七豎八地躺在馬路旁邊的積水裡,而積水早已沒過所有的車身。而不遠處的情況更為嚴重,記者儼然已經無法通過肉眼看出來,到底哪裡是馬路,哪裡是過道。隻有幾輛電瓶車,將車頭展露出水面,似乎盼著著,車輛的主人能夠盡快來解救它。

中午時分,記者的手機信號依然斷斷續續,像之前做電話連線采訪那樣困難,其他人的來電幾乎都無法接通。所有人都在期冀,這座城市能夠盡早恢復有序。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牛強/沈坤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