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時代的那些會盟故事:戚城會盟為什麼會頻繁舉行?

大家好,我今天百忙之中抽空給大家帶來以下這篇文章,歡迎大家一起品鑒!

在春秋戰國時代有個城市,雖在史書中沒有經常提及,可是就會盟之事上,絕對是可被稱為會盟之城的,這座城市就是隸屬於衛國的戚城。為什麼說戚城會被稱作會盟之城呢?原來自商周以來,諸侯國們就非常流行以會盟解決爭端,即便是沒有任何重大事件也會在特定的時間舉行會盟,以親近相互之間的關系,《左傳》有:“令諸侯三歲而聘,五歲而朝,有時而會,不協而盟”,可見就會盟這個事情上,即便是周天子也是非常重視的。到春秋戰國時代,自齊桓公推行“尊王攘夷”而後,春秋霸主國們更是把會盟當成是取得諸侯認可的方法。而有史記載的是,戚城舉行的會盟至少就有8次之多。

戚城屬衛國都城濮陽地區,戚城之悲劇命運,似乎就跟衛國的悲劇命運休戚與共,《竹書紀年》雲:‘帝顓頊高陽氏……元年,帝即位居濮”,即是在上古時代濮陽地區就已經發展起來,而戚城臨近黃河多半也就是人們常常出沒之地,在殷商時代這裡也是殷商族群的重要政治和經濟地區,隻是在周人建國而後,周人也許是淡化了濮陽的政治地位,在衛國建都朝歌而後,濮陽出現在典籍史料中的頻次就非常之少,直到後來衛國為狄人所滅衛成公遷徙其族到了濮陽復國,這個地區才又重新興盛起來。而當晉國成為霸主之國後,處晉衛之間的戚城的命運也就逐漸發生了轉變。

戚城這座城市又臨近黃河東岸,與晉國的東部地區臨河相望,是晉國東進中原的咽喉要道,而且戚城最為繁忙的時期大致也就是晉楚稱霸的鼎盛時代,在這段時間裡,戚城的人們經歷了時而附衛、時而附晉的政治格局,隻要晉國要東進之時,戚城往往就會處於緊張狀態,著名的晉楚之間的城濮之戰、晉鄭之間的鐵丘之戰,都跟戚城息息相關。當年衛成公遷徙其地後,就在大力經營濮陽城市,而戚城也在其范圍之內,也即享受著都城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影響,發展到後來就成為諸侯列國們更為重視的城市,所謂“蓋其地瀕河西,據中國之要樞,不獨衛之重地,亦晉、鄭、吳、楚之孔道也”,說的就是這裡。

即便是到今天,考古發掘出來的戚城,歷經兩千多年的歷史,依然存在著一座呈現為長方形的城垣,周長為1.5公裡,城墻最高的地方大約有8.3米,可見當時自衛成公而後衛國國君們就對戚城進行過持續多年的建設。衛成公時代,戚城為衛國臣子孫昭子的封地,隻是當時的衛成公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諸侯國君們都到晉國朝見的時候衛成公不僅不去反而還派兵入侵鄭國,這就導致晉國與衛國之間的關系日趨惡化,晉國派遣大軍攻占戚城,並組織諸侯們在戚城會盟,在衛國臣服而後才把戚城退還給衛國。後來在魯成公、魯襄公、衛獻公、衛襄公時代,又有多次會盟在戚城舉行。

戚城之地,可謂是見證了晉國崛起、晉楚稱霸、晉國東進乃至晉國衰敗多個重大時期,在那些戰火彌漫的紛爭之世中,戚城以會盟之地成為諸侯們重視的城市,也算是有著那個時代特有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