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國的高級貴族 你想要三種生活中的哪一種?

大家好,今天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給大家帶來以下文章,歡迎大家一起品嘗!

在任何時代,隻要是貴族子弟,大部分都能過上安逸的生活。在春秋時期的晉國,能過上安逸生活的人隻有三種,一種是大眾,一種是大夫,一種是學者。這三種人組成了晉朝的上層,他們控制著晉國的整個政治和經濟。

晉國貴族是國家的最高管理者,以晉國君主為核心。國君封地本質上屬於周,但晉國國君在分封地,名義上是在位,實際上在封地上有相當的獨立性。即使有違背皇帝意圖的事件發生,周也不能剝奪的爵位。在晉國,君主控制的土地可分為“首都”和“郊區”。首都是民眾居住的土地,郊區是朝臣的封建土地。除了這兩種土地,還有封地,這些封地屬於我們後面要講的卿大夫。無論君主、民眾的子女、卿大夫、文人,他們都隻負責管理土地,而庶人和奴隸則以勞動的形式無償耕種土地,供貴族享用。

晉國的君主常常根據民眾、卿大夫或文人的功德給他們相應的土地,這些受贈者每年定期向君主“進貢”。這種“職務進貢”制度後來被晉人擴展到諸侯爭霸的政治制度中,即依附於晉國的諸侯國也向晉國“職務進貢”,《左傳》:“魯國在晉國,不缺職務進貢,好打。”年底,在通往晉國的路上,你總能看到數百輛滿載谷物或珍珠和玉器的車輛,隨著車輪滾動的聲音走進晉國的宮殿。晉國很多君主依靠這些財富,過著極其奢侈的生活,吃著熊掌,看著艷舞,顯示出君主的奢侈生活。

與其他諸侯國不同,其他諸侯國大部分都是以男性種族的子女為首。隻是在晉國從開始殺雄之後,卿大夫和晉國文人才進入晉國的政治舞臺,如周圍的荀、周圍的魏國、趙紹,都是從卿大夫開始的。後來,金的卿大夫們發展成六個民族,他們架空君主,壟斷朝政,君主能享受的生活就轉向了卿大夫們。這些卿大夫們對庶人那些底層的奴隸毫無同情。他們不僅生活奢侈,而且無知。這些卿大夫們世代相傳,“富而半公,家而半武”。可見,卿大夫後來並沒有滿足他的家臣,甚至想私募軍隊,基本上形成一國之內一國之內。

憑借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這些卿大夫們暗中扣留了從其他國家支付的“貢品”,而真正掌握在王室和晉國子弟手中的財富隻是九牛一毛。這也是晉國最後幾代君主窮困潦倒,甚至去朝鮮、趙、魏三家卿大夫家當國君膜拜的原因。實在是窮到開不了鍋。即使是君主也可以做任何事情。這些卿大夫們後來爆了野心,不顧國君,年年發動戰爭。卿大夫人最後從六族變成了三族,最後連晉國君主都殺了,這就是後來的漢、趙、魏。

而第三種貴族是學者。其實他們和卿大夫的意思是一樣的,隻是學者們講的是卿大夫的底層,更類似於後來的所謂公仆,即隨大流,但沒有真正官職的人。這些士紳因其功德,有時會從君主或卿大夫那裡得到一個“糧田”。《國語》:“石”,《戰國策》:“高,糧田600”。雖然這些士紳還沒有能夠控制朝鮮的局勢,但至少已經做到了能吃能喝,無憂無慮。因為這些士族子弟不同於老百姓和奴隸,一些高級士族群體是不用交稅的,他們的義務是參加晉國的兵役活動,也就是晉國在國外打仗的時候,這些士族應該參軍。

有趣的是,許多追隨的先賢,如趙紹、在回到金之前就被稱為士紳。史書載:“賢士五人,趙衰;狐憋怪,文公久也;家拓;先軫;魏武子”,這些後來馳騁於晉朝的卿大夫,當他們跟隨晉文公流亡時,隻是卿大夫最底層的一輛出租車,他們所能享受的生活隻是略高於普通百姓和奴隸。當他們隨回到金時,他們成了朝廷的常客,並頌揚他們的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