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澳洲國籍 靠光伏成為中國首富的石 為什麼公司很快就破產了

1963年2月10日,江蘇省揚中市太平村一個叫陳的貧困家庭誕生了一對雙胞胎。由於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這對雙胞胎的到來不僅沒有給這對夫婦帶來快樂,反而讓他們皺眉頭。畢竟,在家庭條件下,很難養活這麼多孩子。

也是在這一天,時嘉也生下了一個胎兒。不幸的是,他們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這使石和他的妻子很難過。畢竟他們懷胎艱難,卻沒能活下來。他們難過的時候,特別渴望有個孩子。

於是,石與陳商議後,將陳氏雙胞胎的弟弟給了石,取名為石,他的命運也隨之改變。

石家並不富裕,但與的世家出身相比,自然要富裕一些。此外,石的家境還算寬裕,雖然後來生了自己的孩子,但還是把石當成了自己的,不但疼愛他,還一直讓他讀書。

石從小就知道他的來歷。雖然養父母對他很好,但他總是沒有安全感。所以他從小對養父母就很懂事很孝順。特別是在學習上,他更加勤奮,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16歲的石是第一批恢復高考的大學生。他成功進入長春科技大學學習光學儀器。

大學畢業後,20歲的石考入中國科學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

當時中國人才匱乏,不遺餘力地培養人才。像石這樣有才幹的人才自然得到了國家的重視。因此,在獲得碩士學位後,他公費就讀於新南威爾士大學,師從國際太陽能電池權威馬丁格林教授。

師在留學期間,憑借其出色的表現迅速贏得了馬丁格林教授的尊敬。通過不斷的研究,他不僅發表了許多高質量的博士論文,還獲得了許多專利。

1993年,石獲得博士學位後,不願為祖國服務,在馬丁格林教授的推薦下成為一所研究所的研究員。之後加入澳大利亞國籍,在那裡結婚生子,過著富裕的中產階級生活。

然而,石對這種平靜而富足的生活並不滿意。他還年輕,平凡的生活顯然讓他覺得太無聊了。

當時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很多人下海經商,其中不乏成功人士。看著這些富豪榜上的人,石也希望有一天,他也能躋身其中。

與那些幸運的下海經商的人相比,認為他比他們更有優勢。一方面我對光伏專業有很深的研究,單專利就有10多項。這就相當於擁有了別人沒有的科技,光伏在國內還是空白領域。換句話說,他會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這當然讓他更成功。

因此,2000年,辭去了高薪研究員的工作,變賣了家當,毅然帶著妻子兒女帶著40萬美元回國。

起初,到處遊說,他對別人說:“隻要800萬美元,我就能創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企業。”

當時雖然有人賺了很多錢,但800萬美元還是很多錢。另外,“光伏”是個很奇怪的詞,在商界沉浮的商人都知道,人除非靠運氣,否則永遠賺不到超越認知的財富。這種運氣獲得的財富往往會被實力所損失,所以他們對投資極其謹慎。再說石看起來那麼神秘兮兮的,有一些人的氣質。

不僅商人不信任石,而且政府官員也不喜歡他,認為他是騙子,所以經常把他趕出辦公室。

然而,志存高遠的石並沒有氣餒。經過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他終於遇到了一個願意相信他的人,李。

原無錫市經濟委員會主任李當時已退二線,正打算投資。

因此,當石向李描述光伏產業的美好未來時,李兩眼放光,立即決定與石合作。

李延年利用多年的人脈關系,不僅贏得了無錫市政府的支持,還拉攏了著名的國有資產企業進行融資。最後,通過他的努力,他一共籌集了600萬美元。加上史的40萬美元和他價值160萬美元的專利技術,成立公司的資金已經到位。

隨後,在無錫市政府的支持下,石不僅無償贈送了工業用地,還在稅收等方面獲得了優惠政策。於是中澳合資無錫尚德太陽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雖然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是在石看來,創業畢竟不像做科研。首先

他也經歷了很多困難,甚至因為企業訂單寥寥無幾,經營幾次都面臨困境。公司裡的人員流動性也很大,幾個重要的核心技術人員也紛紛跳槽。

最讓施正榮刻骨銘心的是,那時由於入不敷出,不光是與他合作的企業要來搬公司的設備抵賬,就連清洗公司的員工,因為2萬塊錢的合同,也指著他的鼻子,對他出言不遜。

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李延人再次挺身而出。在他的遊說下,小天鵝、山禾制藥等多家企業再次出資了5000萬元人民幣。無錫政府也為了樹立招商引資的典范,為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拉到了5000萬的低息貸款。還在能力所及的范圍內,先後給了施正榮11個生產項目。經過多方努力,施正榮終於渡過了難關。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又有諸多企業的資金加持。不過最幸運的是,正好德國頒佈了《新能源法》。這不僅讓各國對光伏需求量巨增,同時政府可觀的補貼,也為光伏能源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主要生產光伏電池和組件。由於產品質量過硬,再加上價值要比國外公司的低2個點。所以國外公司紛紛與尚德太陽能電力公司簽下了訂單,這讓尚德太陽能電力公司很快就扭虧為盈。並且在公司成立的第3年便讓業績翻了數十倍之多,光是一年的銷售額就有數十億之多,這樣的業績神話,在當時驚呆了所有人。

施正榮作為光伏產業的領軍人物,自然受到了媒體的關註,他不僅被稱為“中國光伏第一人”,而且一提到他,大家便對他用盡溢美之詞。的確,正是他把光伏這個陌生行業引入國內,讓國內光伏產業與世界水平的差距縮短了15年之多。所以在大家眼裡,他不是簡單的實業家,他是科學家式的實業家。

當時,光伏產業成了最有前景的綠色產業,全國有300多個城市都爭相創建產值超千億的光伏產業園,國家也把光伏產業列為了“十一五規劃”之中。且國家為了鼓勵光伏產業,還給予了較高的補貼。

在一片大好形勢下,施正榮卻著手除掉對他縛手縛腳的公職管理者,而第一個離開公司的正是為公司創建立下了汗馬功勞的李延人。

做過官的李延人在成為公司董事長後,他很懂得運用政治手腕,在公司裡樹立威信,並拉幫結派組建自己的勢力。那些不肯屈服於他的高管們,受到了他的排擠,最終隻能跳槽到別的公司。

而且李延人常自恃功高,認為施正榮隻懂得技術,根本不懂得處理人脈關系。所以他認為公司是他利用他那些關系才組建起來的,這也讓他對施正榮很不放在眼裡。不僅經常在員工面前貶低施正榮的能力,而且還多次不和施正榮商量,便拍板了一些重要的決定。

在施正榮看來,公司裡的管理,已經出現了很大問題,所以他從李延年下手,將和李延年抱團的勢力逐漸拔除。比如李延年走的時候,隻帶走了100萬元人民幣和那輛他開了多年的奔馳車。

隨後,施正榮又花錢買下了當初融資的8家國有企業股東的股份,讓他們先後退出了董事會。

到此時,施正榮才覺得,再也不會有人對他指手畫腳了。於是在他的努力下,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在2005年下半年順利在美國上市。

要說,此時的施正榮真的是個傳奇人物,因為在短短4年間,他就讓資金像滾雪球一樣,迅速達到了180多億的資產。而他也因此刷新了首富排行榜,成為了第一代首富。

成功來得太快,讓施正榮似乎有些忘乎所以。他說:“從今天開始,我不再賺一分錢,我隻花錢。”

施正榮履行了他的決定。如果說在創業初期,他還經常到車間裡去視察,和工人一起擠在食堂裡吃盒飯,現在他就很少會在公司裡露面了。他經常呆在國外,不是和美國副總統戈爾吃晚餐,就是和英國查爾斯王子談生意,要不他就和澳洲影後凱特佈蘭切特出席活動。

為了配得上“首富”的稱號,施正榮出行也十分張揚。他去參加達沃斯論壇,就花了20萬美元包了一架公務機,同時他還請了6個保鏢保護他和家人。

一向喜歡豪車的施正榮,先後購買了三輛雷克薩斯、一輛寶馬、一輛奔馳S600,一輛頂級賓利、一輛路虎和一輛沃爾沃。註重禮儀的他,會見不同的人時,他總是根據對方的身份和脾氣,開不同的車。

走出國門,施正榮的名聲也傳到了國外,英國《衛國》把他評為“能夠拯救地球的50人”之一。他創建的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也被美國華爾街稱為“光伏界的微軟”。

那時候,施正榮在國內簡直牛得不行,每天都有記者等在他家門口或者公司門口,隻為能采訪到他。很多重大活動和名流聚會,都會邀請他來增姿添彩。

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感覺,施正榮的派頭也愈發大了。2000年底,由於光伏產業市場開始走下坡路,在新能源行業峰會上,施正榮就很不客氣地當著眾人的面,指著政府官員和同行們說:“你們應該回去好好反省才對。”

物極必反,施正榮的輝煌,並沒能維持多久。

由於國內光伏行業迅速擴大,導致矽的價格從最初的20美元一公斤,漲到了200美元一公斤。施正榮為了有穩定的矽供應公司,經過一番談判後,他以每公斤80至100美元的價值,與矽供應公司簽訂了10年的合同。

誰知,合同簽訂不久,就趕上了2008年的經濟危機。而這場經濟危機也讓光伏產業產能過剩的問題凸顯了出來。於是,國家為了緩解這種現象,停止了對光伏產業的補貼。這樣一來,許多光伏產業由於失去了經濟補貼,迅速就破了產,矽原料價格也隨著需求量的減少,價格大跌。

這下,傻了眼的施正榮,隻得提前與矽供應公司終止合同,並為此支付了2.1億美元的違約金。

然而接下來,歐美實施的反傾銷和反補貼法案,更讓國內的光伏產業雪上加霜,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的市值也隨之虧損了60%。之後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每天都虧損得十分嚴重,且欠下了數額巨大的債務。

到2013年時,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已經到了瀕臨破產的地步。

當時,無錫政府與國家開行想要救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不過,他們提出要施正榮把個人資產作為無限責任擔保,卻遭到施正榮反對。

後來,無錫政府又提出讓國資公司無錫國聯接管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這就意味著施正榮退出他的個人股份,而這也遭到了施正榮的拒絕。

不肯犧牲個人利益的施正榮,反過來對無錫政府說:“我這麼多職工,你不救我,我就關門。”

由於施正榮與無錫政府沒有達成一致意見,最終,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猶如煙花一般,在短短數年裡經歷了極致榮耀和轉瞬敗落。

然而,在最後關頭,施正榮沒有想著拯救公司,而是利用種種手段,將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的大量財富,轉移到了自己名下,然後他便拍拍屁股走人。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這個爛攤子,他丟給了無錫政府。

施正榮背信棄義的做法,加快了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的消亡。

當時外界對他的行為非常不齒,有記者就此問他,當初為何不肯以個人資產作擔保?他卻淡然表示:“我都離開尚德了,我憑什麼還拿我的錢來給它作擔保。”

企業家對信用非常看重,但施正榮卻並不這樣認為。他盡管因為破產風波被無數人唾罵,但他卻對此毫無羞愧,他說:“我是個問心無愧的人,基於這些,我沉默也不覺得委屈。”

此後,施正榮回到澳大利亞沉寂了一段時間。就在人們已經慢慢淡忘他的時候,他卻又帶著一款新型的光伏產品,出現在了國內新能源行業峰會上。

不久後,人們發現,施正榮以25億財富又登上了胡潤百富榜,而他的身份已經成為了“上邁新能源董事長”。

顯然,這個一度臭名昭著的人,想要再次東山再起,隻是不知道信用缺失的他,能否還能像當初那樣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