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老教練大驚小怪懷仁堂事件的神秘面紗(圖)[圖文]

12人探索:文章將介紹“揭秘懷仁堂老教練鬧事事件(圖)[圖文]”,由邊肖在網上精心整理,在此與大家分享。

老師吵的懷仁堂是指1967年2月11日至16日周恩來主持召開的懷仁堂會議。譚震林、陳毅、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徐、聶等人對“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表示強烈不滿。林彪、江青誣陷迫害老幹部、亂黨亂軍的犯罪活動。之後,這種正義鬥爭被描述為“二月逆流”,中央政治局被迫停止活動,中央文革小組實際上取代了中央政治局的職能。

老帥大鬧懷仁堂的事件經過老帥大鬧懷仁堂的事件經過

老教練對懷仁堂的背景大驚小怪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所有黨政組織都被打亂,無法行使應有的職權。因此,從1967年開始,中央決定成立由周恩來主持的中央會議。它是由當時主持中央黨政軍日常工作的負責人和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組成的處理問題的特殊組織形式。會議通常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因為一些老同志對“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特別是一月奪權後國家形式和老幹部相繼被推翻的情況,強烈不滿。他們與“文革派”成員的矛盾越來越尖銳,最後發生了一場名為“大驚小怪懷仁堂”的激烈鬥爭。

老師對懷仁堂路過大驚小怪

1967年2月11日和16日,周恩來在中南海懷仁堂主持中央會議。桌子兩邊,有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俞秋驪、顧牧七人,還有陳伯達、康生等“中央文革”成員。在這兩次會議上,圍繞“文化大革命”是否應該由黨來領導,是否應該把所有的老幹部都打倒,軍隊是否應該穩定等重大原則,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

1967年2月11日和16日兩次會議的原題目是研究“抓革命促生產”問題。[4]

但在2月11日下午的會議上,葉劍英站起來指著康生、陳伯達、張春橋,拍了拍桌子生氣地說:“你們把黨、把政府、把工廠、把農村搞得亂七八糟!你還不夠,你必須搞亂軍隊!做這個,你想要什麼?上海奪權,改名為上海公社。這麼大的問題涉及到國家體制。未經政治局討論,擅自更名。你想幹什麼?”和聶也相繼指責他們的錯誤。葉劍英奚落陳伯達說:“我們不讀書不看報,也不懂巴黎公社的原則。請說明巴黎公社的原理是什麼?革命,能沒有黨的領導嗎?你能沒有軍隊嗎?”

2月16日下午,會議繼續進行。在這次會議上,鬥爭變得更加激烈。會上,譚震林、陳毅、李先念、餘繼續批判“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譚震林慷慨激昂,說話越來越憤怒,大聲指責張春橋等人推翻老幹部是“黨的歷史上最殘酷的鬥爭”,說“如果砍了頭,坐了牢,被開除黨籍,就一定要鬥爭到底”!他站起來,拿起錢包,試圖退出會議。周恩來連忙勸阻。陳毅說:別走,留在這裡打!會後,張春橋、王力、姚立即向江青匯報,拼湊出一份當晚歪曲事實、捏造罪名、誣陷老同志的所謂《二月十六日懷仁堂會議》材料。江青定下基調說:“這是一場新的大路線鬥爭。”他立即安排張春橋和姚去告訴。聽了他們的報告後,毛澤東對這些並不滿意

2月19日凌晨,毛澤東召集部分政治局委員開會,對懷仁堂會議上提出意見的一些老同志進行了嚴厲批評,並責令審查。周恩來也做了檢討。2月25日至3月18日,在懷仁堂召開了7次“政治局生活會議”進行批評。林彪、江青、康生、張春橋等人在不同會議上將“三長老”“四帥”對“文化大革命”的批判誣陷為“二月逆流”,借此機會在全國上下掀起一波所謂“反復辟逆流”,對黨和國家各級領導幹部進行更大規模的攻擊和迫害。之後,中央政治局實際上停止了活動,職能被中央文革小組取代,批判鬥爭從未停止。

1968年10月,在八屆十二中全會上,“二月逆流”再次遭到批判。譚震林被剝奪了出席中央全會的權利。出席全會的陳毅、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許、聶等被圍。康生說:“葉劍英是2月份第一個打出第一桿的。”林彪說:“二月逆流是嚴重的反黨事件”,“是資本主義復辟的預演。”全會公報說:“全會嚴重批判了一九六七年的‘二月逆流’,反對八屆十一中全會的決定,反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反對以毛主席、林副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