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年間的朝廷是如何變得不明朗的?[圖]

雍正之父12人探索導讀::,康熙創造了盛世神話,最終留下了一堆問題:吏治腐敗、效率低下、國庫空虛。早在當藩王的時候,雍正就深感憂慮。康熙四十年.

雍正之父康熙創造了盛世神話,最後留下了一堆問題:吏治腐敗、效率低下、國庫空虛。早在當藩王的時候,雍正就深感憂慮。康熙四十八年,存銀5000多萬,第六十一年,因為虧空,存銀下降這麼多的隻有800多萬。雍正即位後,改變父親寬嚴相濟的作風,以“嚴”察官員,提倡剛毅政治。他大力整頓吏治,查財赤糧,嚴懲貪官污吏,追繳贓款,沒收財物;也從提倡誠信轉變為維護誠信,實行“浪費嫉妒,回歸大眾”。官員們根據自己的等級從中榨取“廉銀”,給予官員合理的報酬,從而失去了貪污的借口。雍正的聰明之處不僅在於懲治了一大批貪官污吏,還在加大懲治力度的同時訴諸制度保障,在清理吏治方面頗有成效。雍正打擊貪官污吏的措施分為三步:1 .先開除官員,再索賠,從而阻斷了貪官繼續魚肉百姓的可能。2.對於索賠,一旦核實欠款金額,無論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都必須全額賠償。如果該部門出現赤字,負責該部門的官員應承擔相應的經濟責任。3.盜官之罪查實後,一方面嚴格搜查官職,另一方面寫出身官,查封財產,監視家庭,追繳變賣財產,杜絕轉移藏匿盜銀的可能。他抄了家裡的錢,甚至抄了親戚孩子的家。即使貪官死了,也要給後代賠償。康熙的十個兒子王允和內務府官員李都被公之於眾。本地庫存也很普遍。未能通過檢查的官員將受到調查和處理。江西巡撫陸培因清查工作不力受到訊問,查明其貪污受賄、違法犯罪。所有貪官都受到懲罰。曾經給康熙皇帝寫密折的河長趙世賢、蘇州織女徐莉等貪官都是從家中抄來的。存貨讓財務變得更好,一年後,出現了盈餘。雍正末年,白銀的存款增加到6000多萬,與此同時,一批貪官污吏受到懲處。這樣,不僅改變了康熙晚年政治腐敗、官場荒廢的局面;它也充實了雍正王朝的國庫,為乾隆盛世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雍正殺了一大批貪官污吏,保持高壓,讓官員們一聽到“錢”字就膽戰心驚。對貪官執行死刑時,往往會組織官員遵守。他認為現場警示教育比讓官員學習《論語》有效得多。與此同時,雍正重賞勤奮,懲罰懶惰,強迫官員改變工作作風,在不改變頭腦的情況下改變人。雍正本身就是中國歷史上最勤奮、最成功的君王之一。雍正每天睡眠不超過4小時,生日那天隻給自己放了一天假。現有檔案顯示,他僅在奏折上就批了1000多萬字,是《資治通鑒》字總數的三倍多。康熙末年的那些年,當官的都那麼酷,就像晚清李鴻章說的,如果一個人連個官都當不了,那就太蠢了!當時皇帝腦血栓很重,對人和事視而不見。他常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官場的貪婪和懶惰成了家常便飯,很少有人考不上,被嚴肅處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經常得到報酬。官員們遭受了一些經濟損失,他們的政治前途完全沒有受到影響。雍正年間,大家如夢初醒,意識到不是現在當官不好,而是過去當官太容易了;誰像以前那樣磨蹭,誰就會跟自己過不去。雍正不容忍官員的“貪婪”,也不容忍官員的“懶惰”。結果兩手硬,導致一時的官風,敬而勤之,腐敗,大大收斂。突出表現在:一是在政治上,康熙帝後期強調仁政、仁政。然而,官員們懶惰,工作緩慢,不求進步,隻求無過錯。這個順風是反向的。二是財政上,扭轉了康熙後期的赤字局面,出現了較大的財政盈餘,為乾隆前期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第三,在官員管理上,把官風放得井井有條,雍正帝從朝廷到地方政府,從巡撫到知縣,都不敢掉以輕心。然而,歷史遺憾的是,雍正帝反腐敗和反懶惰的鬥爭主要指向地方官員,這是正確和及時的。然而,遺憾的是,雍正帝沒有發佈嚴格的指示,並對王公大臣、軍事大臣、六個內閣部門和八旗官員進行整理。這為上層階級的昏庸腐敗留下了一個缺口。然後,小沈陽出現在乾隆朝,奕劻出現在晚清。清政權從根上腐朽,無藥可治,走向死亡。總之,雍正帝執政期間,官場風氣迅速扭轉,被稱為“雍正一朝,無官不清”,這確實是中國封建社會的一個奇跡,也為推進各領域改革提供了保障條件。創建軍事部門,集中力量推進改革;取消人頭稅,緩解社會矛盾;如果沒有反腐治懶的鋪墊,那是不可想象的。至於雍正新政改元為何難以阻止清朝滅亡的問題,是封建制度的必然結果,不是一兩個父親就能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