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河八女:寧死不屈的花武士

1938年11月4日,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周寶忠在日記中寫道,部隊第五軍司令舒凡在西南遠征時到達吊嶺,計劃在半個月前渡過三家子方向的烏順河。“黎明時分,渡河時,在日本盜賊的襲擊下,在朝鮮民族解放運動中有著悠久革命歷史的金世峰,以及冷雲()和楊秀貞等八名女子,學會了投河自盡,”烏順河在牡丹江畔,以後應該有烈士。這是“八女投河”壯舉的最早記載。

顯然,這本日記是周寶忠將軍聽了下屬的匯報後記錄的,臺詞裡充滿了崇敬和悲痛。他並不詳細了解事件發生時的具體情況,隻掌握了事件的地址和人物。

周寶忠的日記裡,除了八個女兵,還有一個男的,那就是金世峰。金世峰,又名金,是韓國人。他是《八女投河》的目擊者,時任抗日聯軍第五軍第一師參謀。金世峰後來回憶當時的具體情況:1938年10月,東北抗日聯軍第五軍第一師多次被日偽優勢部隊追擊攔截,犧牲士兵眾多。為了保存兵力,10月下旬,部隊撤至吊嶺河,即烏順河西岸,準備拂曉渡河。天亮了,上級下令過河。因為金世峰會遊泳,酋長讓他下去河邊試水,然後帶了八個女同過來。

因為部隊曾在夜間生火取暖,被漢奸葛海璐發現,並告知日軍駐軍。日本偽軍出動1000多人從兩側夾擊抗日聯軍士兵。當金世峰在水中摸索著試圖過河時,八名女兵正要下去。突然,槍聲響起,日軍和偽軍開始進攻。岸上的士兵大部分在戰鬥的時候都退到了離岸邊不遠的樹林裡,但是有九個被隔到了河裡。這個時候,情況非常危急。在這場你死我活的戰鬥中,一個叫冷雲的女兵意識到,隻有吸引敵人的火力,她才能更好地掩護大多數士兵撤退。

於是,他們的八名女兵拿起長短槍,向敵人猛烈開火。追尾巴的敵人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一擊,於是不再追,轉身來到河岸。八個女兵打了起來,退到了河裡。這時,金世峰無法聯系他們,隻好硬遊到對岸。由於敵人的猛烈進攻和河水的泛濫,河水變寬了,沒有淺水處可去。八名不擅長水的女兵不得不站在水中向敵人射擊,其中兩人被擊中受傷。

這時天已經亮了,敵人見他們隻有八個人,就嚎叫著勸他們投降。但面對日偽部隊的強行投降,八名女兵毅然走到湍急的河中央,集體投河壯烈犧牲。

歷史和人們記得他們的名字,它們是:

冷雲,原名鄭志民,黑龍江省華川縣月來鎮人。1931年考入華川縣女子師范學校(位於佳木斯),在共產黨員、進步教師董先橋的指導和教育下加入中國共產黨。1937年,她被調到抗日遊擊武裝,成為女兵隊的隊長。她在與日本偽軍的戰鬥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他死在河裡的時候才23歲。

楊,黑龍江省林口縣東柳樹河子人,因不滿舊婚於1936年加入抗日聯軍。他死在河裡的時候隻有18歲。

黑龍江省林口縣人胡秀智擔任班長。他死在河裡的時候隻有20歲。

安順福,黑龍江穆棱新安屯人,朝鮮族,

歲,是投江八女中年紀最小的一位。

遊到烏斯渾河對岸的金世峰,後脫離了抗聯部隊,於1970年病逝。他與八位女戰士隻是同行,沒有”同歸”,所以被排除在英雄之外。

“八女投江”體現了中華兒女為了民族解放事業敢於與日軍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八女投江的壯舉人民群眾中廣為傳頌。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以”八女投江”故事多次被搬上銀幕,拍攝了多部電影,例如,1987年由楊光遠導演的《八女投江》,影片中女英雄們為國捐軀的高尚氣節強烈地感染了千千萬萬中華兒女。在烈士投江的黑龍江省林口縣烏斯渾河岸邊,1982年人民政府建立了”八女投江”紀念碑,正面是抗聯老戰士陳雷題詞:”八女英魂,光照千秋”,碑文銘刻著東北抗日聯軍的八名女戰士的英名和她們可歌可泣的光輝業績。1995年,林口縣人民又重新修建了紀念碑和紀念館。此外,在牡丹江市江濱公園也建立了八女投江紀念碑,於1984年興建,1988年正式落成。

當時任全國政協主席的鄧穎超同志親筆題寫了”八女投江”四個大字,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主席的康克清也親筆題詞:”八女英靈,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