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南開校友去世時才27歲

劉羽琦(1915-1942),祖籍安徽巢湖,蒙古族。1935年考入南開大學,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七七事變後,劉羽琦去了山西八路軍總部。1942年5月,他在太行山區“反掃蕩”戰鬥中英勇犧牲,時年27歲。

古代黃河的抗日救國

1932年,劉考入揚州中學讀高中。1935年秋高中畢業,獲得南開大學特批獎學金,以1949的學號考入商學院經濟系。賈明勇、黃、何茂勛與劉一起從揚州中學考入南開大學,並獲得南開大學特殊獎學金。在南開大學期間,四人相遇並共同生活,並以“黃河古流”為筆名(黃是黃、何茂勛、賈明勇、賈的“古”音,流指劉)向南開大學學生會主辦的刊物投稿,宣傳抗日主張。1935年9月12日學生愛國運動爆發後,劉、賈明勇領導了天津的抗日救國運動,先後參加了文藝社和中國民族解放先鋒隊。1936年參加天津大學、中學組織的5月28日遊行,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反對日本向華北增兵”、“反對華北五省特殊化”、“停止內戰,團結對外”等口號。

劉兄弟一起抵抗外來侵略

20世紀20年代初,劉羽琦的父親劉惠九曾在北京女子師范大學任教,學識淵博。他是第一個離開潮縣的大學教授。早年在北平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地下黨組織。劉羽琦的四兄弟分別在南開大學和清華大學任教和學習,並參加了京津抗日救國運動。

大哥劉在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做研究助理,也管理圖書館。他的二哥(後被改名為陳)和四哥劉玉林都是清華大學的學生。劉玉恒是清華大學救國會的主要領導人之一,領導北京學生129運動,他的四弟劉玉麟是清華大學“中國民族解放先驅”的成員。1936年夏天,劉偉四兄弟一起回家。經過商議,他們決定讓大哥劉偉從南開大學辭職,回到潮縣初級中學當教導員,在家照顧老幼,掩護北方來的中共秘密黨員送到潮縣初級中學。工作,參加班外抗日救國運動;劉、他的二哥、他的四哥劉玉麟都去了延安,去了國難。

負責支部組織的黨員

1936年暑假後,劉回到南開大學,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南開大學正式成立黨支部,程仁任黨支部書記,任組織委員,賈明勇任宣傳委員。1937年春,程因黨的工作調離學校。劉主持黨支部工作,負責發展、組織和黨內教育,領導群眾開展抗日救國運動。到1937年夏天,南開大學分校已發展到13名黨員。支部成員和人民祖先成員參加了綏遠抗日戰士舉寒服運動,搶救“七君子”簽名運動,爭取天津“紅幫”組織參加抗日活動。

從榮前線揮筆抗日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何茂勛、劉參軍,赴魯陜抗日

1942年5月,日本侵略者發動“五月掃蕩”,血洗太行山,旨在摧毀八路軍總部和華北抗日戰爭指揮中心129師主力。5月25日,八路軍開展了著名的“跨嶺突圍戰”,覆蓋軍民。劉玉琴在左權副參謀長的指揮下與軍隊作戰,在主力部隊突破十字嶺時英勇犧牲,年僅27歲。在這場戰鬥中,八路軍粉碎了敵人總部的戰略計劃,但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左權將軍血灑戰場,劉、等數十人在突圍中英勇犧牲。

2015年9月,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河北省歙縣以“九千兵入歙縣,三十萬兵出太行”為主題,修建了大型紅色抗日戰爭主題雕塑墻。雕塑墻綿延4200米,包括十字嶺突破等9個部分,生動地再現了軍民共同抗日的場景。在太行山犧牲的左權、劉偉等先烈將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他們的精神將永遠激勵著我們前進

抗戰時期,陳鏡湖、何茂勛、袁詠儀是南開大學為抗日救國而犧牲的烈士。其中,何茂勛和劉是中學和大學同學,1937年赴抗日前線。何茂勛從長沙臨時大學到魯西北抗日根據地進行抗日救國,曾任青年抗日先遣隊參謀長。他於1938年8月28日去世,年僅21歲。1938年11月22日,《黨的生活》,南開大學學生何茂勛在山東去世。然而,劉偉烈士的事跡卻鮮為人知。1986年,劉煒的同學兼朋友秦玉萍(原名賈明勇)在《南開校友通訊》上發表《憶南開英烈劉煒,

”,筆者在此文的基礎上搜集相關資料,對烈士的事跡進行整理,值此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之際,謹以此文紀念為國家獨立、民族解放而英勇獻身的劉毓璠烈士。

作者:史永紅

編輯:馬雨屾

審校:馬長虹 喬仁銘

【來源:南開大學】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