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執棒 宋武執棒 顏卿出戰 為什麼隻有宋投降?

林沖立即從宋武下臺。據說宋武是梁山最好的戰士。估計很多人反對:你把玉麒麟盧俊義和相撲浪子顏青放哪了?

甚至有人說:如果泰安不是擎天柱而是行者宋武,李悝jy的雙斧顏卿的鴿子吐槽宋武的瘸子,結局可能完全不同;如果宋江在梁山擺開擂臺,讓宋武當冠軍,然後讓顏卿上場,宋武隻能投降。

細看水滸原著,真的說不出“武吹”和“武黑”。顏青在擂臺上擊敗宋武並不罕見。宋武也有可能拒絕比賽。至於原因,我們先看看顏卿和宋武的成就,再下結論。

首先要記住,顏青是盧俊義的家仆,不是徒弟,顏青一直被稱為盧俊義的“師傅”,而不是“師傅”。但是,在原著中,顏青真的說過,盧俊義曾經自學過摔跤:“小藝從小就跟陸源學這個相撲,江湖上沒有對手。”

我們來看看顏青的長相和特長:“身高六尺多,245歲,三顆牙掩嘴,腰很寬。”

這說明顏清是有胡子的,這在原著中並不奇怪,因為在清朝以前,一個正常人都要留胡子,沒有胡子的隻能叫男生,或者說有兩種人,一種是留不出胡子的,一種是故意去掉的,但顏清顯然不是這兩種人。

顏青的相撲絕技在與擎天柱任遠的較量中展現的淋漓盡致:“右手抱住任遠,左手伸進任遠的胯下,用肩胛骨抵住他的胸膛,將任遠抱直,頭重腳輕,然後向舞臺一側旋轉四五圈,任遠的頭朝下,腳朝上,直向舞臺下方。這種顫動被稱為鴿子旋轉。”

顏青靠的是摔跤技術,有點類似後來的柔道。我們可以看到顏青的拿手好戲叫“鴿紡”。

燕青有“鴿漩”,宋武有“玉環步鴛鴦腳”。這兩個人會怎麼樣?讓我們來看看宋武的外貌和記錄。

宋武對宋江的第一印象是“又帥又帥”。一雙眼睛射冷星,兩道彎彎的眉毛渾如漆。胸寬,有一種敵人難以企及的威望;字宏大,吐槽凌雲之志。”

與清秀的顏青相比,宋武是一個健美運動員和肌肉發達的人,所以他可以把三五百斤的石塊扔到十多英尺的高度,然後輕輕地接住它。如果他把擎天柱當成原件扔出去,根本不需要使用武力,直接打開就可以了。

顏青擊敗了現任泰安市摔跤比賽冠軍,宋武也擊敗了三次蟬聯冠軍的蔣門神薑鐘,可謂是一針見血:“先揮拳打個影子,然後轉身,但先飛起左腳,踢它,然後轉身,再飛起右腳。這個跳叫玉環步和鴛鴦腳。這是宋武一生中真正的天賦,這不是小事。”

宋武的打法更像後來李小龍的“截拳道”。

當時我們還分不清宋武和顏清的區別,因為在這兩次會議中,宋武和顏清都沒有殺人。要看到真正的技巧,我們需要去做或死,看他們玩他們的生活。

宋武的武功可能不及盧俊義,但如果他真的打得狠,盧申智就能招架幾十回合。我們可以在飛雲浦之戰中找到答案。

當宋武與人爭鬥時,他隻是不擇手段地尋求目的。俗話說“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又能射鳥。”當宋武會用刀時,他不需要棍子,當他有棍子時,他不需要拳頭。非雲溥之戰後,對他下手毫不留情。如果他能殺,他一口氣也不給,隻是殺或者埋。

但是宋武有一個很有特色的特點,那就是你敬我一腳,我敬你一腳,人家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家要是犯我,十倍還,你一巴掌我就把你的頭砍下來。

仔細閱讀水滸原著

者都知道,武松修的是殺人技,燕青練的是比賽功,如果按照事先定的規矩,“點到為止休傷人命”,那麼武松在規矩多多的擂臺上,一定會束手束腳,很可能會被燕青抓住空子,一跤撂倒,而電光火石之間,武松那打死老虎的鐵拳,高高舉起卻不忍砸下去。

一個輕車熟路,一個顧忌多多,武松要是不輸才怪呢。武松要想不輸,那就隻有一個辦法:拒絕跟燕青比賽:“小乙兄弟,咱倆路數不同,我隻會殺人不會比賽,還是別打了,你要打,我就認輸好了——輸給自己的兄弟,不丟人!”

聽武松如此說話,燕青當然不會不知進退,武松認輸,他也認輸,於是擂臺上兩個選手隔空比劃幾下,就嘻嘻哈哈地跳下來找魯智深喝酒去了。

如果上擂臺的不是燕青而是李逵,那麼結果就會完全不同了:武松會“一時失手”,打得李逵萬朵桃花開,李逵的雙板斧,早就被一腳一個踢飛了。

老江湖武松在拳斃李逵之後,一定會很“歉疚”地表示:鐵牛兄弟武功太高了,激發了我的戰鬥本能,一時沒摟住,把他打死了,我賠銀子給宋大哥吧。

當然,武松在“道歉”的時候,心裡一定在暗笑:“我早就看這黑廝不爽了,他主動送上門來,我不打死他,又怎麼對得起朱仝和扈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