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事變:太平天國的分水嶺 之後太平天國逐漸衰落

短短兩年多時間,始於上世紀50年代的太平天國運動,完成了從一個無家可歸的幫會到一個有資本的國家的轉型,可謂所向披靡,所向披靡。然而,由於統治上層階級的鋪張浪費和日益增長的內鬥趨勢,一場不可避免的內戰危機正在向太平天國的首都33,354天京推進。

1856年9月,在風雨交加的天京城,洪秀全王、東王楊、北王魏昌輝、秦日剛、史大凱之間展開了一系列內訌悲劇。那麼,這場悲劇的整個故事是什麼呢?那必須從1848年開始,那是起義運動的準備階段。

第一,天父依附於東王,但天王的位置是空的

1843年,洪秀全最後一次參加科舉考試,身心俱疲,然後在迷失的道路上摸索人生的過程中,逐漸走上了拋棄孔孟的道路。受西方宗教理論和教義的影響,洪秀全成為一名基督教信徒。在隨後的日子裡,根據他所了解和總結的新教義,他和後來成為“南王”的馮雲山一起在廣西成立了一個名為“拜神會”的宗教組織。

羅《大綱》所寫的對上帝的崇拜,將為文章掃清障礙

後來成為太平天國“東王”的楊,早年生活艱難。為了改善生活條件,他在19世紀40年代中期加入了上帝崇拜協會。1848年春,馮雲山在廣州工作時被清政府逮捕,洪秀全前去營救,導致社會群龍無首,人心不穩。為了安撫信徒,心裡有一點小計謀的楊發明了“父下天庭”,口口聲聲說父已附己。隻要信徒聽自己的話,就不會遇到任何麻煩。

馮雲山獲救成功後,回到廣西的洪秀全看到楊在安撫信眾方面有中立的“功德”,於是不久,洪秀全召集信眾,公開追認楊有權“代父造謠”。就這樣,楊成為了崇拜上帝的關鍵人物之一,這為他未來權力的擴張鋪平了道路。

影視形象自力更生是quot天父。洪秀全

1851年,金田一義成功後,洪秀全在廣西永安授予包括楊在內的幾個關鍵成員爵位,後來又頒佈條例,規定除天王外,其他南、西、北、翼、燕諸王均由東王控制。1852年,太平軍在從廣西到寧夏的途中,失去了南王馮雲山和西王蕭朝貴,進一步將起義隊伍的實際領導權集中在楊手中。

第二,東王惹眾怒

1853年3月,太平軍經過多次戰鬥,終於到達了長江以南的重要城鎮南京。由於南京的清軍在行軍過程中聽說過太平軍的威望,大部分都是在與太平軍作戰前逃跑的。經過不到兩周的戰鬥,太平軍於當月19日完成了對南京的占領,並將其指定為起義政權的中心,更名為天京。

丁琪媛天京之後,洪秀全王在起義之初就開始喪失鬥志。除了尋歡作樂之外,他還把政務交給楊,由他代表天父傳達天意。各種勢力整合後,楊在天京內外的地位如火如荼,越來越多的人去巴結他,導致他在天京的實際地位比洪秀全還要突出。

從此,強大的楊以為自己可以稱霸天下,所以在與魏昌輝、石達開、秦日剛甚至天王洪秀全等其他君王打交道時,總是很霸氣。典型事件有:

有一次,魏昌輝的宗族兄弟與楊的妃子發生財產糾紛,引起楊的不滿。楊以權謀私,逼迫魏昌輝處死自己的族兄。洪秀全多次被人以“天父”的名義用棍子威脅,導致洪秀全擁有“天王”的稱號,但他很難與同樣是“天父之子”的東王平起平坐。

這種情況持續了三年多,期間天津很多人對楊積累了暗怒。1856年夏,太平軍打勝了破江南大營。楊甚至以自己為榮,試圖

所有的戰功攬歸於己。而在戰爭期間,他因拒絕久戰已疲的秦日綱部入城休整,引發秦日綱對其心生嫌隙,戰後,他又攜著自己於戰間的統戰之功向洪秀全邀封“萬歲”,這使得洪秀全逐漸看清了楊秀清的謀權野心。

洪秀全雖對楊秀清的要求沒有當場拒絕,但在以同意的態度打發走楊秀清後,他旋即擬寫計劃誅殺楊秀清的密詔,並將密詔致送韋昌輝、石達開等。而曾被楊秀清脅迫處死族兄的韋昌輝其時正在江西督戰,但接到洪秀全的密詔時,他意識到報仇的機會來了,於是馬上統率精兵3千,日夜兼程地向天京方向趕去。

9月1日午夜,韋昌輝部抵達天京,不待任何休整,便立即兵圍東王府。

三、血雨腥風襲天京

9月2日拂曉,在秦日綱部兵力的配合下,韋昌輝部軍對東王府發動突襲,睡夢中的楊秀清還來不及知曉發生什麼事,便被亂刀砍死在床上。

與此同時,韋、秦聯軍又對東王府內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殺了個遍,不消半晌,東王府的庭院、居室、走廊、樓梯,便橫七豎八地倒了數千具屍體。

▲韋、秦屬部聯合血洗東王府的影視情形

楊秀清雖死,但他在天京城內的影響力還十分大,為了解除“後顧之憂”,韋昌輝又向洪秀全獻計,以“苦肉計”來誘殺忠於楊秀清的殘部。

數天後,當東王府被血洗的消息在天京城內傳得沸沸揚揚時,洪秀全公開對外昭告,要對濫殺無辜的韋昌輝、秦日綱施以杖刑,號召東王舊部悉數前往天王府見證。楊秀清舊部許多人對此深信不疑,因而在不帶武器的情況下,便蜂擁進入天王府,並按府內引領人的指示,陸續進入指定好的大包間就座。

當6000餘人的東王舊部完成就座後,包間大門突然“呯”地一關,他們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數千名分別忠於天王、北王、燕王的伏兵帶著矛、刀、劍等武器蜂擁而至,將包間門再度打開後,他們一擁而入,將包間裡手無寸鐵的6000餘人一個不剩地殺死。

▲南京天王府局部的今貌

繼這兩場血腥屠殺後,韋昌輝仍不罷休,在隨後的十多天裡,以清除“東黨”為名,韋、秦屬部繼續在天京城內搜捕“身份不明”的人士。

9月26日,石達開在返抵天京後,於天王府內與韋昌輝會晤,期間當石達開得知韋、秦將殺戮擴大到楊秀清本人以外的無辜者身上時,他破口責備韋昌輝說:“你們殺了東王和他們的主要將領還不滿足?為何還要殺這麼多為我們打仗的弟兄?……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如此地步,你們自己可以了結這件事,我沒法管了!”就這樣,石、韋間的會晤不歡而散。

▲石達開影視形象

韋昌輝“無端遭受”石達開的一頓臭罵,心中忒不爽,於是再次心生殺念,想殺掉石達開。石達開知道事態於己不利,當晚便離開了天京。韋昌輝殺石達開不成,轉而再施故技,將怒火發泄到了石達開的家屬、部眾身上。

四、天國政權元氣傷,運勢由此轉下坡

逃離了天京的石達開在安徽安慶舉兵,欲討伐韋昌輝,洪秀全生怕事變造成的餘波再生枝節,便馬上派人傳達其對韋昌輝的譴責信。韋昌輝讀完信後勃然大怒,覺得洪秀全在過河拆橋,於是情急之下,率部眾進攻天王府。

不過,由於韋昌輝沒有經過籌備,因而攻入天王府的韋昌輝部軍遭到天王府守軍的全殲。韋昌輝被生擒後,於11月2日被處死。

▲知悉洪秀全過河拆橋意圖後怒不可遏的韋昌輝(影視形象)

韋昌輝死後,他的首級被送往石達開的營帳,以平息石達開的復仇之火。而後不久,秦日綱也被以同謀興亂的罪名處死,至此,天京事變告終。

不過,天京事變後,原先政權一支奉為精神支柱的“天朝神話”瞬間在人們的心目中幻滅,人們普遍陷入了信仰危機。為了挽回天國政權形象在人們心目中的頹勢,洪秀全於1859年下詔對楊秀清等實施平反,並將他被殺的日子定為“東王升天節”。

與此同時,在石達開率部出走不肯歸的情況下,重新掌握實權的洪秀全開始起用李秀成、陳玉成等作為新一代的統軍者,雖然也取得過二破江南大營、東征等若幹戰事的勝利,但天國的運勢,卻再也恢復不到它奠都江寧之初的水平了。

參考資料: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

《晚清七十年(貳:太平天國)》(唐德剛)

《盛衰分水嶺:太平天國的天京事變》(戴鞍鋼)

《God’s Chinese Son》(Jonathan D. Sp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