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懷王為什麼不逮捕張毅?不是怕秦朝 而是因為一個美女不同意

楚懷王為什麼不逮捕張儀?不是怕秦朝,而是因為一個美女不同意

眾所周知,春秋戰國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亂世。當時周朝的封建制度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禮崩樂壞後,諸侯國以自重擁兵,完全無視曾經雄偉的周。世界的力量是贏得一席之地的關鍵。

然而《孫子兵法》裡有雲:“先去軍中削劇情,再削交換,再削軍隊,再攻城池。”當時各國諸侯都沒有統一全國的實力,所以各國頻繁割據,互相牽制。其中蘇秦和張儀的《聯合連橫》最為著名。今天來說一件和張毅有關的事情。

公元前311年,秦國想得到楚國黔中的土地。作為交換,秦國願意與楚國交換武關這塊意想不到的土地,但被張儀多次欺負的楚懷王提出了一個可怕的建議。

說:“我不想和秦國交換土地,但如果秦國能護送張儀到楚國,他願意主動放棄黔中的土地!”

出於對秦國的忠誠,張儀隻身前往楚國。結果可想而知,楚懷王二話不說就把張儀鎖進了大禹,並約好了要被斬首。

根據史料《戰國策》,“楚懷王拘禁張儀,必殺之”。按理說,事情到了這裡,熠熠必死無疑。畢竟,原來“商陸六百裡”的恥辱還在耳邊,楚懷王一定不能咽下這口惡氣。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最終,楚懷王沒能殺死張儀。反而是張儀大搖大擺的出楚。所以楚懷王不敢殺張儀,因為他害怕“虎狼之秦”?你錯了。其實他害怕的女人隻有一個。因為這個女人不同意,楚懷王沒能殺死張儀。

整個原因記錄在《戰國策》。原文是楚懷王逮捕了張儀並將他殺死。晉商對張儀說楚王:“你若逮捕張儀,秦王必怒,天下見楚無秦,楚必輕。”還有說王之星的妻子鄭袖說:“兒子也知道,不如國王?”

鄭袖說,“為什麼?”

晉商曰:“張儀,秦王之忠,有其功德。現在楚王拘留了他,秦王想出去。秦王愛女,貌美如花,索性挑宮中美人來研究音律,高高興興的跟著她們;尚勇六郡被譽為唐木易,是《張儀》中的楚王。楚王必愛,秦女以強秦為重,寶地以資本為重,勢為王妻來子。”

金商又說:“楚王與於樂混淆,必敬其親,忘其子。他兒子越來越便宜,越來越瘦。”

鄭袖說:“我願意任命它為公眾,但為什麼呢?”

金商道:“何不急談大王?張子出來了。得出結論,沒有德行的時候,秦的女人不會來,但是秦會有兒子。兒子擅長楚,但擅長秦。畜張子以為有用,其子子孫將楚王,非佈之力也。”

鄭袖唐突地說楚王給了張子。

>

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出,當楚王的寵臣靳尚勸說楚懷王放掉張儀的時候,楚懷王尚且能夠秉持公義和清醒的頭腦,可是一碰到女人鄭袖,就立馬繳械投降了,雖然楚懷王不殺張儀的原因之中,也有秦國的因素在裡面,可是既然楚懷王敢於將秦國宰相張儀關進大獄之中,可見虎狼之秦對於出國而言並不足為懼。

古人的智慧令人嘆為觀止,無論是忠臣還是奸臣,總會有適合自己生存的一套本領,這裡面的張儀如此,靳尚如此,鄭袖更是如此,我們不去評判他們的對錯與是非,我們要汲取的就是他們身上的智慧和權謀,為國、為家或者是為己。

靳尚正是因為看到了張儀被捕與鄭袖之間會產生“蝴蝶效應”,從而憑借其“三寸不爛之舌”,成功的鼓吹鄭袖幫助自己達到了最終的目的,而不是以“死諫”的方式直接頂撞楚懷王,正是一種對“以退為進,曲線救國”計策的最好演示。

​同樣,張儀這種亂世奇才同樣值得我們學習,想要成為一個大國宰輔,必須要擁有一個“海納百川,總攬全局”的能力,為人處世不僅僅要結交坦坦蕩蕩的君子,更要學會遊刃有餘的結交一些勢利小人,因為在某些時候,小人往往能夠在你危難之時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正如這次“事件”中的靳尚和鄭袖,對於楚國而言,這兩個人就是勢利小人,假公濟私,為一己私利至國家大義於不顧。楚懷王最終因為鄭袖的枕邊風而放掉了張儀,無疑是“縱虎歸山”,也難怪日後強大的楚國會被秦國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