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非廣將軍為何難封?不是能力差 是運氣不好

有“初唐四大家”之稱的王波,在滕王閣以一篇《滕王閣序》名揚天下。其中,“馮唐易老,李廣難封”成為經典,常被後人用來慨嘆其“人生易老,志難伸”的苦悶。

“李廣難封”這個典故來源於漢代名將李廣的生物學經歷。

作為漢武帝手下的大將,晚輩衛青第一次封侯,而跟隨衛青的年輕將領也是一個個封侯,而李廣經歷了漢文帝、景帝、漢武帝三個朝代,經歷了多次戰鬥,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卻始終沒有封侯。

那麼李廣為什麼難封呢?

在漢朝,侯豐被視為武將的最高榮譽。眾所周知,漢朝沿襲秦制,秦朝的軍功爵位制度分為二十等。其中,侯豐是最高的兩級,即關內侯和列侯。漢武帝以前,列侯其實叫車侯,但是由於漢武帝的名字是劉徹,為了避免皇帝的忌諱,就改名為列侯,也叫通侯。

像李廣這樣沒有身份背景的武將,隻靠軍工的積累,想要達到封侯的標準,那麼就必須有耀眼的軍事成就。比如衛青被封在關內,就是因為他率軍進入了匈奴祭天的聖地柳州,影響並不大。而且當時是四路大軍進攻,而其他三路和二路都失敗了,一路都失敗了。隻有魏青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基於這種比較,漢武帝封衛青,可能有衛青是漢武帝妹夫的原因。

然而,李廣沒有這樣的記錄。他生活的時代是漢景帝時期,正好是漢朝休養生息,武功不盛的時候。他沒有機會積累這樣的軍事成就。

我們來看看李廣的職業史。

相傳繼秦代名將李信之後世代習武的李廣,屬於門人子弟,其根鮮紅。但僅此而已。畢竟,這是一次政權更迭。李廣作為一個普通的大家閨秀參軍,所以李廣的起點並不高。當然,好孩子也是好的。加上李廣高超的武藝和出色的軍事指揮能力,也不是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然而,李廣生來的不是時候。

李廣活躍的時代是文景皇帝的時代。此時漢朝的國策是休養生息,不打仗,所以李廣沒有機會出戰。連漢文帝自己都很可惜,他在李廣生的時代不對,說如果生在漢高祖時代,他就是萬戶侯!”

文皇帝說:“請你不要見你的孩子!如果你讓你的兒子成為一個高皇帝,萬戶侯會盡他所能!”

當然,景帝時期的七國之亂是一個機會。當時李廣在邱周亞夫的指揮下表現非常出色。他曾經在叛軍中獨樹一幟,人們總是為他的勇敢而嘆息。

但就在這個時候,李廣遇到了韓敬弟的弟弟王曦梁。他喜歡李廣的勇猛,想招他到梁為將軍,授予他將軍印。這個無知的少年不懂政治的危險,也沒有拒絕王曦梁私下授予的將印,使得朝廷後來沒有給他賞賜,李廣失去了爬上去的最好機會。因為王曦梁雖然是韓晶皇帝的兄弟,但他畢竟不是皇帝,封官隻能由皇帝來做。

吳當兵時,被廣泛用作姓氏。他從邰惟亞夫攻打吳,奪旗,在昌邑成名。寬以王曦梁壽將軍印,也,不能盡興。(《史記李將軍列傳》 )

因此,立下汗馬功勞的李廣並沒有被封,而是被調走了

到了人跡罕至的地方右北平郡去對抗匈奴。

此後的李廣,常年鎮守邊關,抵禦匈奴,可謂是勞苦功高。

如果是在漢武帝時期,李廣僅僅是鎮守邊關的這個飛將軍的名頭,其實就足以封侯,因為其不僅僅是戰績,還有著很大的象征意義。但由於當時漢朝對匈奴采取的是防禦策略,所以李廣與匈奴對戰,首先都規模不算大,沒有大的戰果,也就談不上立功封侯了;而且當時漢朝是想結好匈奴的,所以於情於理,都不可能將李廣這樣的人大肆宣傳,大加封賞。

到了漢武帝時期,李廣已經老了,雖然還在軍中發揮餘熱,但他的年齡實在是不能得到漢武帝信任。

當然,隻要還在軍中,那就還有機會。

李廣也是這樣的覺得的,他在等,等那個能讓他賺取足夠軍功的機會。

公元前129年,李廣終於等來了這個機會。當時匈奴騎兵大舉入侵,漢武帝命久經沙場的李廣和初出茅廬的衛青便共同去抵抗匈奴,因李廣名聲在外,所以在匈奴人的口中將李廣被稱之為“飛將軍”。其實,這是第二次李廣能夠封侯的機會。

可能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正是因為李廣的名聲太大,所以遭到了匈奴大舉圍攻被俘,導致李廣通過詐死的方式才能從匈奴手中逃脫。

而衛青不僅帶領軍隊直搗匈奴的根據地取得了成功,還首次虜獲了700人。班師回朝後,衛青便是通過這次的“龍城之戰”被封為“關內侯”,而李廣不但錯失了這樣的一個機會,還落得了一個“敗軍之將”的下場。

當然,李廣其實還有機會,也是他最後一次機會。

公元前119年,漢武帝鑒於自身實力已經足夠強大,決定發動漠北之戰,由衛青、霍去病各率五萬騎兵以及數十萬步兵,分兩路出擊匈奴。其中衛青由定襄出擊,直擊匈奴單於王庭。

此時的李廣從軍已經快五十年了,白發蒼蒼,漢武帝擔心其禁不起塞外的風霜,便沒打算派他出征。但李廣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機會。於是屢次請戰,漢武帝最終還是答應了,由李廣任前將軍,作為衛青的副手。

當時衛青計劃兵分兩路,一路由自己率軍正面直擊,一路由李廣領兵迂回包抄。策略本來沒問題,但是這個路線人選上卻發生了分歧。李廣率領這一路,因為要迂回包抄,勢必會拖延時間,很可能他趕到時,仗都打完了,這樣李廣的功勞無疑要小很多。於是李廣以自己為前將軍為理由,請求換路。但是衛青不答應,李廣無奈,隻能服從命令。

果不其然,李廣在半路上迷失了,耽誤了行程,結果導致大軍沒能合圍單於,使得單於逃跑,成為了漠北之戰唯一的遺憾。李廣身為主將,自然是要負責,同時為了不拖累部下,李廣將所有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然後自殺謝罪。

一代飛將軍,就此落幕。

縱觀歷史,不管是處於朝代更替,還是處於集團內部的政治鬥爭。我們都能看到,一個人若想實現自己的抱負,光有報國之材以及報國之心是遠遠不夠的,他還需要機會。李廣一生,真的是運氣太差,其歷經了文、景、武三朝,為國征戰數十載,立下了赫赫戰功卻未能封侯,不管對於當時的人以及後世來說都未嘗不替李廣感到可惜。司馬遷都評價他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或許這一切都是時間的安排,飛將軍能改變的東西不多,漢文帝的那句“惜乎,子不遇時!”真的就成了折磨他一生的詛咒。

而且不光光是李廣,李家三代其實都挺慘的。

李廣之子李敢,因為李廣之死而嫉恨衛青,認為是他害死了自己父親,將其暴打。雖然衛青並未追究此事,但其外甥霍去病,硬要為舅舅出頭,於獵場中,射殺李敢。而霍去病仗著漢武帝寵愛,逃過了制裁。

李廣之孫李陵,被匈奴俘獲,導致李氏一族,被漢武帝滅滿門。

不過話,說回來,李陵投降匈奴之後,當了駙馬,封了王爵,雖然背井離鄉,但也算是善終。這在漢武帝身邊的那些文臣武將中,算是比較難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