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軍唯一幸存的高級將領被迫投靠清朝?在另一個國家結束

1864年8月,伴隨著一聲巨響,天京城墻轟然倒塌,隨後清軍如洪水般湧來。至此,蓬勃存在了10多年的晚清政權宣告結束。不過太平天國雖然死了,但是戰後要有問責,不然大家都會想揭發。

2008年11月18日,被曾國荃俘虜的太平天國全部在江西南昌被處死,其中太平天國最高領導人在死亡之年全部被判處死刑。就連洪秀全最小的兒子,還不到18歲的洪天貴福,也難逃這種折磨。

但是,魏軍作為太平天國的開國元勛,不僅沒有像蕭朝貴、馮雲山那樣戰死,而且也沒有像石達開、陳玉成那樣被俘虜和清算。反而被清廷重用。發生了什麼事?

第一,我生來就有財富,但我毅然開始做事

道光七年,魏軍出生於廣西桂平。與太平天國的其他發起人不同,魏軍不是貧農,但他的家族是當地有名的地主。那麼,為什麼魏軍離開了繁華安定的生活,反而參加了罪該萬死的九族叛亂呢?

有人認為魏軍此舉是出於對當時亂世中受苦受難的人們的同情,但在我看來,隻是一個想尋求刺激的富家子弟。當時魏軍的弟弟魏昌輝未能成名,因此對清廷懷恨在心,馮雲山借此機會成功說服魏昌輝加入“神社”。

當時熱血青年魏軍聽說自己的兄弟要起來反抗清廷,非常激動。雖然沒怎麼研究,也知道謀反會連累全家,但魏軍並沒有勸阻弟弟魏長輝,反而大力支持。因為,在魏軍的心中,有一個偶像,朱元璋。

還有,他讀書不多,但朱元璋出身貧農,在這方面比他強。在“王侯將相不如王侯”的心理作用下,魏軍毅然與哥哥一起加入“神社”,開始為“神社”提供資金支持,最終在1850年底和1851年初參加了金田起義。

二、勇敢善戰,卻被拋棄

自金田起義以來,魏軍和他的兄弟為太平天國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貢獻。1853年,太平軍入侵江寧城,洪秀全決定定都於此,改江寧為天京,從而正式建立太平天國。

建國之初,下一步就是分封開國功臣。魏軍的弟弟魏昌輝被封為北王,統率太平天國的右軍,魏軍被封為弟弟魏昌輝麾下的右軍首領。

1853年5月,太平軍將軍林鳳祥率部從剛剛被占領的揚州北上。他想一舉把清軍趕到長江以北,從而統治長江。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清軍早就盯上了它。

當林鳳祥的軍隊行進時,清朝的欽差大臣齊山立即命令清軍加強對揚州城的包圍,揚州城肯定會被一舉奪回。林鳳祥得到消息後,不想再去北伐,迅速率領大軍返回揚州,這正是清軍想要的。原來齊山圍攻揚州是假,伏擊林鳳祥是真。在揚州西南15英裡的三岔河,清軍一舉擊敗了林鳳祥和他的部下。

三岔河戰敗的消息傳回天京,洪秀全命令右軍前去救援,魏軍則作為右軍首領出發。12月24日,魏軍率部

大軍沿三汊河連續攻破清軍各部守將,直奔到了揚州城外。26日夜,揚州城內守軍和當地群眾成功撤出,韋俊一戰成名。

回到天京後,韋俊加提督軍務銜,正式接任右軍統帥大權。1855年春,韋俊又奉命參加並指揮江西湖口、九江戰役,連戰連捷,韋俊開始逐漸成為太平天國的支柱將領。

1856年初,韋俊領右軍前往軍事重鎮南昌駐守。到達南昌後,韋俊下令修繕加緊工事,很快南昌城在他的手上便成為了一座堅城。4月,韋俊率領右軍出城奔襲向城外的湘軍,要知道,當時圍困南昌的湘軍將領是羅澤南,湘軍和太平軍公認的悍將。韋俊一舉粉碎了羅澤南戰無不勝的神話,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羅澤南中彈撤回了洪山,第二天便不治身亡。

自此一戰,韋俊成為了太平軍的信仰級人物,不僅是在右軍,即便是天京內的軍隊,也都非常敬佩韋俊。不過,好景不長。當湘軍統帥曾國荃得知羅澤南戰死在南昌之後,怒不可遏,不僅因為羅澤南是湘軍的悍將,更重要的是他們是為湘軍的創始人、多年的好友。

隨後,曾國荃下令舉重兵圍困南昌。這一下,韋俊著急了,他連忙派人前往天京尋求支援。本來,洪秀全已經下令讓翼王石達開親自領兵援助南昌,但是還沒等部隊出發,就爆發了震驚天下的天京事變。短短的幾天時間,太平天國的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相繼覆滅,就連家屬也都被殘殺殆盡。

當韋俊得知哥哥以及家族都被洪秀全下令處死後,陷入了沉思。他不再是當年那個愣頭青了,知道此事一出洪秀全就算不派兵來攻打他就不錯了,更不用說支援了,往後隻能靠自己了。這時的韋俊不是沒有想過投降清軍,但是當時的情況必然不是最好的時機,此次湘軍大軍壓境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為了羅澤南報仇,作為始作俑者的自己怕是輕易不會被原諒。

韋俊權衡之下,決定先撤離南昌轉戰湖北,並向洪秀全表明了一身忠骨、絕無二心。但是洪秀全卻渾然不見,要不是李秀成出面,恐怕洪秀全都要下令通緝韋俊了。雖然洪秀全沒有親自下令襲殺韋俊,卻用了一道更為陰損的招數——將楊輔清派到了韋俊的駐地旁。

這個楊輔清,是在天京事變中被韋俊的哥哥韋昌輝所殺的東王楊秀清的族弟,而且和楊秀清的關系極為深厚。當時領兵在外的他,隻知道自己的兄長被韋昌輝所殺,而絲毫不知是洪秀全的陰謀。所以,對於洪秀全把自己派到韋俊的身邊還頗為感激,全然不知自己不過是洪秀全的一個棋子,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楊輔清和韋俊兩敗俱傷,最好是同歸於盡。

太平天國的領導層如此互不信任、爾虞我詐,即便是沒有湘軍討伐,想必也是存在不了太久。 當楊輔清到了駐地後,果然同洪秀全所料想的一樣,命令下屬不斷地與韋俊部制造摩擦、屢屢挑釁。韋俊深知這其中的內情,每次都是一再忍讓,並且上報洪秀全希望他能制止楊輔清的胡亂舉動。但是韋俊沒想到,洪秀全竟然公然偏袒楊輔清,指責雙方摩擦是韋俊挑起的,這更加是助長了楊輔清這個頭腦簡單的愣頭青的囂張氣焰。

無奈,韋俊隻得帶著部隊一退再退,期間,楊輔清曾在寧國遭遇湘軍圍攻,韋俊不計前嫌地率領部下前往救援。韋俊本來想著,這下,楊輔清應該相信天京事變和自己毫無關系,從而和平共處。但是,楊輔清這個人軸的簡直不可救藥,當脫險後,再次挑起了兩方的矛盾。

韋俊也是懶得再和這個蠢人說些什麼,便帶著麾下的4萬部眾準備渡江去投奔曾為自己說話的李秀成。當時駐守長江的陳玉成,這個人可以說是韋俊一手提拔上來的,雖然如今已經位居自己之上,但是恩情總要講的吧。可是,令韋俊沒想到的是,這個昔日對自己畢恭畢敬的下屬,如今卻恩將仇報,不僅封鎖長江不讓自己過,還幫助楊輔清想要陰自己一把。

這一下,韋俊真的是心灰意冷了,他內心積攢了三年的憤怒終於爆發了出來。韋俊率軍輕而易舉地擊破了楊輔清的包圍圈,趕到了安徽池州駐守。到達池州後,韋俊就派人前往清軍大營送信,稱自己想要投誠,而為表誠意準備攻陷太平軍的軍事要地蕪湖獻上自己的“投名狀”。

當時的清軍水師提督楊載福不敢相信,因為自開戰以來,從未有過官銜如此高的太平軍將領想要投降,而且還不是因為被困在絕境,是自己主動請降。遂回信韋俊,稱自己隻提供炮船助力,不提供攻城兵力,沒想到韋俊竟然答應了,楊載福立即將此事報給了曾國藩等人。

不久,韋俊遣麾下四員大將領兵進攻蕪湖,但是沒想到,半路遇到楊輔清竟然被策反了,反而回頭攻打池州的韋俊。曾國藩見此,也算是確定了韋俊確實是想降,便命令部下支援韋俊,成功將楊輔清等人“包了餃子”。

投降清軍後,韋俊被曾國藩奏請朝廷封為了參將。但是,對於韋俊,曾國藩並不能完全相信的,因為他的“投名狀”沒有投成,玩而韋俊也知道這一點。1962年,安慶保衛戰打響,韋俊深知這是自己表明忠心的機會。遂向曾國藩請纓,自帶一路軍隊進攻安慶要地樅陽。

由於韋俊立功心切,僅用了不到半月,便攻陷這座軍事重鎮,由此,曾國藩也漸漸接受了韋俊並親自上書為韋俊請功,加封他為二品副將兼領總兵銜。

1865年,太平天國已經覆滅,而湘軍內部派系之爭日益嚴重,加之慈禧對於曾國藩的“護國之功”越加忌憚,韋俊及時抽身卸甲歸田。卸任後,韋俊帶人回到家鄉想要為哥哥韋昌輝修建祠堂,但是不料家鄉的父老對於他這個叛徒反應劇烈,甚至孩童都唾罵他,還為他取了個外號“反骨韋十二”。

無奈之下,韋俊隻得前往了安徽蕪湖度過餘生,1884年,韋俊病逝,享年5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