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關家壟戰役後 八路軍是如何看待日軍工事的?

說起1940年的百團大戰,大部分人都知道其中一個是在關家打的。網上有很多關於這場戰爭的文章,但很多細節都不清楚,甚至是錯誤的。比如說八路軍投入2萬兵力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這2萬人的說法,是根據參賽部隊的編號,乘以全步兵團的兵力計算出來的。比如關家之戰129師385旅13團769團;386旅16團,772團;新10旅28團29團;25團38團的夜魔俠縱隊;八路軍總部由特勤團和炮兵團組成,共10個團級單位。

十個團單位是真的,八路軍主力團一般有兩千人是真的,但絕對不能說這十個團從1940年10月30日到31日還有兩萬人。

百團大戰開始於1940年8月20日,是家族危在旦夕的戰鬥第三階段。上述部隊都沒有滿員。而且八路軍總部特勤團、炮兵團兵力不足兩千,那時候就更不用說了。

另外,上述部隊並不是全部在關家坳,而是很大一部分在大源,所以實際參與關家坳進攻的部隊遠沒有2萬人。

至於最後的傷亡,有人說2000多人死亡,有人說2000多人傷亡。

在這裡,我們也給出一個數字。百團大戰第三階段129師和決戰隊損失共計753人死亡,1586人受傷,201人失蹤,共計2542人。第三階段戰鬥不僅僅是關家坳,129師以下的部隊也不都在關家坳作戰。所以關家坳隻不過傷亡不會像某些文章裡說的那麼大。2000多人傷亡的說法更有可能統計關家坳第三階段戰鬥的總傷亡。

關嘉楠之戰之所以對參戰部隊造成巨大沖擊,主要是因為戰前各部嚴重減員。關家垴戰役的傷亡幾乎都是殘存的戰鬥骨幹和基層指揮員。這樣的犧牲會讓部隊膽戰心驚。請註意,這些部隊在關家垴之戰中並沒有輸到那個地步,隻是關家垴之戰加重了損失,希望大家能理解。

之所以網上有很多人談論關家腦,是因為他們中的一些人利用它來貶低八路軍的作戰能力,所以他們不斷誇大參戰人數和傷亡人數,這是我們應該警惕的。

其實真正懂抗戰的朋友都知道,在當時雙方軍備和訓練差距的情況下,日本準旅級部隊被中國軍隊圍困,可以在短時間內與優勢部隊作戰。關家垴之戰,八路軍要在一天多的時間裡打到日軍,打死日軍指揮官,並不容易。

前人所有的血滴都透露著艱辛二字,並不是用來抹黑和貶低某些人的。

俯瞰日本碉堡工事遺址(非關家垴)

從當時的實際情況來看,當時的八路軍甚至整個中國軍隊都沒有能力解決困難,這是事實,但可以隨意抹黑?顯然是不可能的。既不能,也不合適,也不應該。

誰都知道日軍武器好,射擊準,刺力強。其實對於經過系統訓練的軍隊來說,它在野外修築工事的能力也是很強的。

說起日軍修築工事的能力,可以想到日軍在太平洋上的島嶼防禦體系,以及日軍在松山的地位。這些都是很久以後修建的防禦工事,關家坳雖然是野戰工事,但其實挺具體的。

我們提取了一些當時參加戰爭的開國將領的理解

敵人的野外施工很講究。他是按照誓死捍衛的計劃設計的。他決心戰死沙場,忠於皇帝。他在山頂這塊小平地上挖了圓形核心工事,用三條交通壕包圍了指揮所。交通壕很深,可以互相穿過。戰壕裡挖了很多貓耳朵洞,每個洞可以容納三五個人。大的

掩體和交通溝都有門板覆蓋。

從核心陣地向四面挖有交通壕直達地崖上,地邊挖有掩體,敵人白天縮在核心陣地裡監視地邊,我一爬上地邊他就瞄準射擊,把我們打下來。晚上他占領地邊陣地,我沖不上去,波浪式沖上去與敵人拼了刺刀,但後續部隊上去緩慢,不能完全殲滅敵人。

時任八路軍新10旅28團團長的王耀南回憶:

岡崎察覺我軍的動向後,迅速在關家垴高地上構築了環形工事,山坡下圍繞高地挖了300多個散兵坑。散兵坑內日軍依托高地火力掩護,形成第一道防線。日軍利用關家垴中心的窯洞作指揮部,改造靠近斷崖的窯洞作暗堡;在通往山下的唯一坡路兩側,各有四個窯洞被日軍改造成火力極強的暗堡,形成極強的交叉火力。日軍是按1:3構築工事的,也就是每一門炮,每一挺機槍,至少有兩個或二個以上的備用工事。

需要說明的是關家垴本身的地勢就很險要,其北面是斷崖、東西兩側地勢也很陡峭,隻有南坡較平緩,山頂是一塊幾百平米的小平地,還有幾十戶人家打造的窯洞。

部隊從南坡進攻,還要過一個溝,溝邊日軍有防禦工事。戰士們隻有爬過這道溝,才能沖過去,可這要迎著日軍的火力上。而過了溝,打掉了日軍在附近的防禦工事,則又要直面窯洞裡的日軍火力點和其在山頂的重火力射擊,這就很頭疼。此外除了關家垴外,日軍另外占據了柳樹垴,二者互為犄角,也給八路軍的攻擊造成很大麻煩。

打擊這種有工事依托的守軍,最好就是用重火力將其堡壘摧毀,然後在協同火力的配合下進行突擊。

關家垴之戰時八路軍集中了寶貴的山炮和迫擊炮,但山炮炮彈極有限(1940年初八路軍山炮彈總計才392發),而迫擊炮曲射隻能命中窯洞上部,無法對其構成有效打擊。而且由於步炮協同進行的少,當時還發生了誤擊事件。

地形不利、火力不占優,對方還有堅固防禦工事,且其兵力足以據守防禦陣地,就像一個縮起來的刺蝟,這就很難打了。

八路軍當時兵力倒是占優勢,可是打這樣的日軍,也真無法展開,因為進攻的通道就那麼一些,別說有人誇大過的2萬人了,就是20萬人也沒辦法。

這一仗打完後,彭總、劉伯承師長、陳賡旅長等人都上關家垴查看了日軍的陣地,參謀們則繪制日軍工事圖,以供參考研究。彭總問王耀南,如果是我們自己有這樣的陣地,日軍來進攻,能不能守住?

王耀南答:不行。理由是,日軍有平射炮,有足夠的彈藥。野戰工事經不起反復打擊。若加強永備工事,至少大部分交通壕要用門板、圓木覆蓋。陣地前要埋設大量地雷,以補充我軍彈藥不足的缺陷。

反過來說,我軍如果有足夠的火力強度,也是可以打下日軍陣地的。

隻不過火力並不是想提升就能提升的,而自己沒有這麼強的火力,就隻能在現有條件下提升作戰技能。

在關家垴之戰中,日軍的貓耳洞等防禦工事引起了我們的註意,此後引入到了我軍土工作業的訓練中,在日後的戰爭中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在血的代價中不斷進步,這才是殘酷戰爭中應當引起註意的,而不是所謂的什麼2萬八路軍還打不過500日軍這類的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