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明末三大災難看 “國運”是否真的存在?

孟子曾經說過,500年後,王必興盛。國運指的是國家的命運,或者國運艱難或者昌盛。在古人眼裡,一個國家的存在與它的命運有關,它有自己固定的安排。

中國古代歷史學家用國家命運來解釋朝代的興衰。在一些當時時代無法解釋的情況下,他們用“民族運動”一詞做了最恰當、最準確的概括。

有的朝代,在各種暴亂之後,依然屹立不倒。比如唐朝在安史之亂後迎來中興。此後花蜜變了,經過牛莉黨的鬥爭,一直徘徊到黃巢起義。如果不是朱溫篡唐,唐朝還能存活一段時間。

而一些原本處於盛世初期的朝代,一不小心跌跌撞撞而死。比如後周,原因是柴榮皇帝死後,繼承人年輕,趙匡胤乘勢建立宋朝。

當然,爭議最大、談論最多的還是明朝。有網友表示,如果明朝出現一些失誤,後者就無法入關建國。

當時明末有內憂外患,但死駱駝比馬大。面對國內拓荒者李自成和外國努爾哈赤,明朝前期有一定優勢,但光是天災人禍並不可怕,天災也同時降臨。

在晚明的最低氣溫

由於小冰期的影響,明末各地發生了無數的自然災害。影響最大的有三個:

1.嘉靖地震

《明史》地震記錄為:”(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山西、陜西、河南三地同時發生地震,聲音如雷。渭南、化州、朝一、三元、周浦等。或者是地面彈起,裡面有魚,或者是城市房屋落入地面,或者是平地迸出山崗,或者是一天幾次地震,或者是一天多次地震。河面,渭北,華嶽,鐘南山,河水清澈了好幾天。奇怪的是,官員、士兵和平民殺害了83萬人。”

嘉靖三十四年,秦嶺以北渭河流域發生8級大地震,嚴重影響陜西、山西、河南三省。

由於科技的限制,當時的房屋抗震性能極差,沒有預測和判斷地震的能力。地震發生在午夜,受災地區人口密集,來不及逃生。

據後來統計,地震死亡人數高達83萬。

2.天啟大爆炸

天啟六年(1626年)五月六日三時,北京西南角王鞏工廠火藥庫附近發生離奇爆炸,造成約兩萬人傷亡。

雖然這次事件被定性為大爆炸,但仍然有許多奇怪的地方。首先,所有的屍體都是裸體的,很奇怪。第二,這麼大的爆炸沒有燃燒的痕跡。

在事件發生的前一年,天空中有很多奇怪的跡象:

災前一年,幹旱一整年;

災難前一個月,鬼車鳥在北京天文臺呆了一天一夜的哭;

在災難的前半段,霜凍很嚴重。到了五月,甚至是“樹上白露,如掛棉花,白日不散”,一直到五月還冷得刺骨;

災前八天,下午,天空東北角有一朵雲,看起來像旗和刀,先白後紅再紫;

災難前四天,有人看到塔裡的藍光,車輪大小;

災難前三天,天上出現了紅雲;

災難前兩天,烏雲出現;

災難發生前四個小時,城裡的火神廟傳來音樂。

在當時,這些天象簡直就是亡國的征兆。

3.明末大瘟疫

從紀開始

連年幹旱減少了食物,老鼠虛弱,免疫力下降,很快整個地區就被鼠疫桿菌覆蓋了。幹旱和缺水也導致了鼠疫耶爾森菌的快速繁殖。

在各種條件的影響下,北京終於爆發了鼠疫。

崇禎十四年以來,

大名府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兇。廣平府大饑疫,人相食。京師大疫,天津大疫。河南全省大疫,開封府陽武縣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榮陽,民死不隔戶,三月路無人行。

市間流傳一句“東死鼠、西死鼠,人見死鼠如見虎”。

隨後在得到治療以及大量人口死亡造成人口密度大幅度下降,北京的鼠疫病情逐步得到扭轉。但此時,闖王李自成的50萬農民軍已經兵臨城下了。

明末楊東明《饑民圖說》中描繪的災民“餓殍滿路”、“全家縊死”

一系列的天災,政府疲於應付,導致當時國家內部糧價上漲,饑民餓殍滿路,最終形成了農民軍起義,一路摧枯拉朽攻入北京。

因此“國運”一事,看不見,摸不著,按科學的說法便是,歷史規律。一個健康的時代,理應是能夠經受住自然災害的,但假如,國內本身權利階層日益固化和擴大,資源矛盾突出,那“天災”隻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