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種族制度延續了三千年 為何從未被打破?這就是印度浪漫主義

從古至今,印度更換了統治者,但無一例外,自從種姓制度存在以來,任何一個統治階級或任何一個階段的人都沒有想過推翻種姓制度。

說白了,種姓制度就是等級制度。人分為三、六、九等,他們之間的隔閡是無法打破的。一旦被打破,就意味著某個階級想要推翻現有的等級制度,這必然會侵犯到更高階級的利益,這是統治者永遠不願意看到的。

就拿我們國家來說,等級制度從奴隸社會就存在了。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到目前為止,中國已經完全消除了等級制度,實現了人人平等。但是在印度,當社會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種姓制度為什麼還存在?

在種姓制度出現之前,等級制度在古印度就已經出現了。確切地說,人類文明進入私有制之後,貴族和非貴族就產生了,這是階級制度的基礎。貴族占據了社會中絕大多數的資源和財富。為了徹底區分貴族和非貴族,貴族制定了一套屬於他們的禮儀制度,極其復雜。

平民和努力工作沒有機會學習,他們向平民和奴隸發出信號。“如果平民是奴隸,他們會生活在自己的圈子裡。不想和貴族突破界限,哪怕翻身賺了大錢。還是沒有資格融入貴族圈子。”

事實上,在雅利安人征服印度之前,等級制度即使嚴格也並不苛刻,但在那之後,雅利安人作為外敵,想要在意識形態上完全控制印度,所以他們將等級制度提高了好幾步。

不同階層之間的界限更加明顯,壁壘更加嚴格。統治階級根據印度人的地位、權力、職業和義務將印度人分為四個等級,即婆羅門、剎帝利、韋沙和首陀羅,這就是印度的種姓制度。

從歷史發展來看,印度種姓制度對印度的控制作用是顯而易見的。當然,並不是歷史上沒有人想推翻種姓制度,而是狡猾的雅利安人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們用一套浪漫的說辭來禁錮那些想要反抗的人的想法,告訴他們即使是最低等的種姓,隻要你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在活著的時候做好事,轉世後就有機會成為婆羅門或剎帝利。

回顧我國,最早、最成熟的等級制度始於周朝。不僅有嚴格的宗法制度,還有官制,哪個階級可以做,哪個階級不可以做得很清楚。

然而,在戰國時期,周朝建立的等級制度受到了很大的沖擊。商鞅變法讓更多的普通百姓通過服兵役改變階級,進入貴族行列,這也是秦國統一六國的最大法寶。

許多人在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戰爭中取得了軍事成就,脫離了平民身份,進入了貴族階層。然而,當戰爭結束後,不戰而屈人之兵等好處自然會消失,平民仍在從事最艱苦的工作,比如修長城、修秦始皇陵。

然而,正因為如此,人們的思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既然貴族身份可以通過軍事工作獲得,至少有一點可以解釋。以前統治者總是標榜的“貴族先天制”是錯誤的,於是陳廣等人發出了“王侯將相勝過王侯”的吶喊。

此後,每當一個王朝開始建立,經歷了興起再衰落,總有人站出來推翻王朝的統治,建立新的王朝。

為什麼印度的種姓制度可以存在3000年,而中國的種姓制度卻一再被打破和推翻?根本原因是戰爭。與飽受戰爭蹂躪的中國相比,印度相對舒適。

從地圖上看,印度北部是令人生畏的喜馬拉雅山脈。我猜沒有短眼的軍隊會想通過生命禁區與印度作戰。

唯一的辦法就是從海上入侵印度,但不能成為英國那樣的海上霸主。入侵印度隻是想想而已。然而,無論在中國哪個朝代,北方的遊牧民族總是讓統治者頭疼,否則就有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長城。即使有了長城,也需要大量的士兵來守衛漫長的邊境。

>

戰爭無論勝負,都會有人流血犧牲,少一個人就得調動另外的一個人來補上這個缺,一場戰爭死傷十幾萬人,靠貴族人數上是根本不夠用的,隻能調動平民參加戰爭,才有了“木蘭從軍”這樣的故事流傳至今。

除了遊牧民族,我國東部沿海和西部都或多或少地遭受過外敵的侵略,再加上內部的不穩定因素,戰爭幾乎成了常態。而且想要改變階級地位不一定就得靠軍功,到了後期靠著科舉制度還是有希望改變自己的出身。

可見古印度的安逸從一定程度上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統治者給平民的大餅又有幾人知道死後投胎轉世會成為婆羅門和剎帝利?隻是被這種思想禁錮太久,印度民眾已經從內心深處失去了挑戰上層階級的勇氣和決心罷了,種姓制度才有機會延續到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