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個人討厭宋江 他們上梁山前都有絕技 但上山後從未展示過

薑子牙釣魚求才的故事廣為流傳,但他也對智者做過殘忍的事。據說他多次拜訪齊東海的居士瑪蒂和華師昆弟,想招募他們。然而,他們說:“我不為皇帝服務,我和王子們沒有朋友,我耕種和吃飯,我挖井和喝酒,我不想從別人那裡得到任何東西。”

意思是你可以自己謀生,不用問皇帝。一怒之下,薑子牙殺了兩兄弟。回國後,皇帝問他為什麼這樣做,他回答說,如果每個人都不能依靠皇帝,那麼朝廷就不能任命任何人。

薑子牙的慘痛殺手鐧給後人留下了警醒,《水滸傳》也是如此。作為一部深刻描寫世界的小說,不乏對宋江領導不滿的梁山好漢的造反。

要說一百八個性格迥異的男人可以擰成一顆心,而且很多都是因為吳的“爛戰術”才被迫上梁山的,真的很難認同。

而最明顯的三個典型例子就是水火兩將,還有李穎,他們三人上山之前都是驕橫之人,但是被逼上山之後,就變得不起眼了,也沒有再施展絕技,對帶領宋江是一種消極的抵抗。

水笙將軍

要說當時梁山浩浩蕩蕩的兵馬攻破了大名府,打倒了大刀關勝等名將,朝廷中也有建議,比如趙鼎等大夫,來拉攏梁山,但都遭到了蔡京一派的反對。

要說梁的一大幫人都是朝廷的重要罪犯,得罪了各方的官吏,要有他們肯定不容易。蔡京順勢推薦了凌州的兩員大將單廷玨和魏定國,再次合圍梁山。

然而消息傳到梁山,慶功宴還在舉行,成了喜事。吳用的軍師早就聽說這兩人身懷絕技,而單廷玨擅長驅兵。他叫“聖水將軍”,手裡拿著長槍,身披黑旗黑甲的“玄甲軍”約有500人。

另一位將軍魏定國善用火力攻擊。早在宋朝,他就給軍隊增加了火器,這讓敵人心驚膽戰。如果這兩個人能夠加入梁山的隊伍,那就是對集團實力的極大增強。剛加入的關勝說認識這兩位將軍,自願以軍閥身份拿下。

然而,第一次戰役中,梁山軍就被打得落花流水,關勝帶來的五千兵馬,在朝廷正規軍面前碰了一下就斷了。除此之外,單廷貴的“宣家軍”和魏定國的火器也出奇的成功,他們還俘虜了關勝的副將宣贊和郝送到了朝廷。

關勝被打得一敗塗地,直到林沖、楊志趕來接應,才攔住殘兵。吳用卻令等埋伏於枯樹山,救出被捆在一起的宣贊、郝。他們回到梁山,討論了計劃,重整旗鼓,再次攻打靈州。

這一次,關勝直接在靈州城外作戰,也就是戲弄和挑釁單挑單挑的單挑。然而,關勝和單廷玨打了二十回合,不分上下。

這時會穿插一段背景知識,來說一下這關勝的來歷,“赤兔馬裝夏紫,青龍刀迎冰。蒲東縣產郝穎,英勇斬關勝。”

他拿著關羽祖上傳下來的青龍偃月刀,關羽的絕技之一就是“拖刀”。他假裝拖刀,帶領敵兵單廷玨跟在後面。正當他得意洋洋的時候,他突然轉過身來,以自己為軸心,揮舞大刀做圓周運動。

因為古代武將都騎在馬上,很難突然變向躲閃,武器擋會因為慣性從馬上掉下來。關公之前在對蔡洋、黃忠的戰爭中用過,這次關勝也在馬下擊敗了單廷玨。單廷玨下馬後,關勝

單廷玨帶著宣家軍上梁山後,原本是兩人共用靈州團練使的位置,現在靈州城的兵力還不到一半。然而,魏定國的火器仍然打敗了關勝,這迫使他一再撤退。

這時,枯樹山的兵馬趕到,從北門攻下了靈州,令他左右為難。他回不了城,也不敢用這股力量合圍梁山。於是退守鐘靈郡,關勝重整旗鼓,領兵圍住縣城,派單廷玨入城勸降。

然而,魏定國不願看到昔日的兄弟為敵說話,單廷卓無奈。被關勝擊敗,忍不住掉下。

魏定國堅持關勝必須親自“邀”他上山,否則寧死不辱。驕傲和自豪,關勝進入鐘靈縣

,勸他投降。於是魏定國也率手下五百火兵歸順了梁山。

不過兩人雖然是一齊加入了梁山麾下,但卻鮮有得到重視。單廷珪倒是因為“水浸兵”技能在書中基本上沒怎麼做介紹,既不屬於梁山水軍,而且還屬於騎兵將領。

後來的研究者指出,這樣“決水浸兵”的方法對於地理環境的要求很高,不太易於使出。不過魏定國也按道理講應該能夠大放異彩,他指揮的五百絳衣火兵,精通火攻兵法。

在那個大家還在用刀槍、射箭的時代,使用火器實屬超前,敵人根本沒法應對。打關勝這樣的馬軍五虎將之首都能兩戰兩捷,卻在之後的戰役中平凡無奇,沒有亮眼的表現,實屬不該。

其實,關鍵就是在於他們對於梁山根本沒有忠心。宋江聽從吳用的計謀,非要降伏他倆加入梁山泊。可他們本來是朝廷重將,對於梁山的信仰不以為然,根本就沒有賣命的必要。所以每次戰役都是隨林沖把手梁山泊本家,不出去立功殺敵。

而最後在歙州之戰時,守將王寅設下空城計,引誘宋軍入城。盧俊義麾下的魏定國與單廷珪都是“一勇之夫”,沒有戰事的經驗,便毫無防備地沖了進去,結果掉入了早在城門內掘下的陷坑,被伏兵亂槍捅死,可謂是好不慘烈的結局。

撲天雕落翅

如果說之前兩位名將是由於梁山聚義時排次不靠前導致了灰心和冷漠,那麼撲天雕李應排名堂堂十一位,而且擔任掌管錢糧的頭領,按理說也應該有所作為才對,可惜並非如此。

《水滸傳》裡是用這樣一句話形容的李莊主“背上飛刀藏五把,鋼槍斜嵌銀條。性剛誰敢犯分毫。李應真壯士,名號撲天雕。”

對於這“撲天雕”綽號的講究,可以典考於《武王伐紂平話》,說是紂王和妲己在臺上取樂,臺下突然有人放出一隻鷹雕,直接飛去把妲己面皮撕破。

可見這隻雕的威力,能夠以識破妖精的偽像,說明李應如雕一樣生猛。不過他上山之後,隻有最後征戰方臘時的睦州之戰,有性命之憂,才以飛刀殺死守將伍應星。期間從不親自動武,要說為啥這麼生猛的一隻撲天雕收斂了翅膀,還得從宋江的陰謀逼他上山開始說起。

李應本來是是獨龍崗李家莊莊主,作為一方財閥,好不自在。而面對梁山發展過程中的大舉進攻,他就與祝家莊、扈家莊結下三莊同盟,共同抵禦梁山泊入侵,守好自己的一方土地。

不過真當梁山泊勢力攻來的時候,李應見這是勢不可擋,便裝病婉拒宋江,連送上門的禮物也如數奉還。

一直到梁山直接把祝家莊人都殺光,還放火燒成了平地,他也還袖手旁觀。宋江在吳用的建議下,非拿下這位地方豪傑不可,便使了“陰招”。

他先讓蕭讓假扮鄆州的知府,以調查李應勾結梁山為由,帶到了縛州府。不過半途上卻被梁山幫截獲,就請他上了梁山。

李應正請求下山時,卻發現一家家眷都已被接到了山寨,而李家莊已經不復存在。他這才看懂了宋江的陰謀,被逼無奈,隻好留在了梁山。

要說被人這樣使計弄到家破人亡,不跟宋江拼個你死我活是不會罷休的。不過他明面上不做,背地裡還是懷恨在心。

他在後面的東征西戰中始終明哲保身,最後回京受封,被授為武節將軍、中山府鄆州都統制。不過他已經厭倦了風塵,推稱身體風癱,返鄉又做起了富豪,得以善終。

可見宋江、吳用的“神機妙算”也不見得,組成的一百零八好漢中不知有多少豪傑都是這樣被“坑蒙拐騙”上山的。

被弄到家破人亡,還能對宋江死心塌地的付出、奉獻的人可能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可見對於人才的培養和管理,宋江也並沒有做到盡善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