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常熟野貓口神龍事件

在說神龍事件之前,還是按照國際慣例,先給大家介紹一下事發地野貓口吧,可能很多人以為野貓口是一種不明生物,其實不是,野貓口就是一個地名而已,位於江蘇常熟境內,也曾近是侵華日軍的登陸點之一。

那野貓口神龍事件到底是個什麼鬼呢?野貓口神龍事件並非和以往那些關於龍的傳說相同,通常一些關於龍的傳說大多數都是在雷雨交加的夜晚見到龍之類的,而野貓口神龍事件則是一個很狗血的劇情。

說的是,野貓口當地有一對夫婦晚年得子,但孩子出生的時候,各種異象突顯,但最終孩子還是平安的出生,就在孩子生下來之後,孩子他媽就對孩子他爸說出了一個早年間的秘密,孩子他媽曾在年輕的時候和一個人發生了關系,隨後這個男人告訴孩子他媽,他不是人,是一條龍,但孩子他爸看孩子和平常人家的孩子一樣,就沒放在心上。

但在幾年後的一天,孩子他爸突然遇到一個道士,道士則一眼看出孩子他爸身上有一股龍氣,但這股龍氣很明顯不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後來道士就和孩子他爸說明了一切,然後孩子他爸就帶著道士回了家,隨後就發生了民間傳說中的野貓口神龍事件的傳說。

野貓口是一個小鎮,這裡四面環山,與外界隔絕,人們安土重遷,倒也其樂融融。高林(孩子他爸)就住在這個閉塞的小鎮子裡,高林20歲就結婚了,偏偏在50歲的時候才有了這第一胎,眼看著妻子葉敏(孩子他媽)懷胎9個多月了,高林心裡也是樂開了花,逢人便面帶喜色地說:“我們家也要有接班人啦!”但是高林的老婆葉敏一臉愁容,似乎不太想要這個孩子的到來。

今天不例外,大早上的,太陽就異常的耀眼,高林坐在鎮子的茶館裡,喝著茶跟大家講著這個大喜訊,鄉親們都說高林這個孩子肯定不一般,醞釀了30年才出來。

正說著呢,就看見隔壁李嫂急匆匆跑過來,對著高林喊:“林子,你們家媳婦……好像……好像……要……要……要生了!”高林聽了這話,馬上把茶杯放下,叫上接生婆,飛一樣地往外跑。

到了家,高林看見媳婦葉敏臉煞白煞白的,一直喊著肚子疼肚子疼,接生婆進來了,高林就在門外守著,隻聽到葉敏一聲賽過一聲地尖叫,這個尖叫一直從早上9點持續到12點,高林在外面聽著媳婦的聲音,心裡像刀割一樣,想著不會出什麼事吧。

他叫了一句接生婆,過了十幾分鐘,接生婆出來了,一臉烏雲,說:“高林啊,你媳婦,怕是生不出來了……”高林嚇了一跳,他愣了一會兒,語帶哭腔,說:“接生婆啊,我高林活到50歲才有了這寶貴的一個孩子啊,葉敏她這麼長時間也不容易啊,你就再努力努力,請千萬要幫葉敏把孩子生出來啊……”接生婆無奈地點了點頭。

時間眼見著就到傍晚了,大家聽說高林家的孩子生不出來,都過來了,看熱鬧的看熱鬧,關心的關心,出主意的出主意。高林看著這一圈又一圈的人,聽著媳婦越來越無力的聲音,心裡越來越著急,就直接走進了房間,葉敏越發的臉色蒼白了,接生婆看起來也有氣無力的。

妻子看見高林進來了,便把接生婆支走了,把高林招呼到耳邊,說:“林子,這個孩子怕……”高林聽見這話,連忙說:“不會的,再努力肯定就生出來了!”葉敏氣喘籲籲地搖搖頭,說,“林子,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在嫁給你之前,也就是18歲的時候,我認識過一個外面來的小夥子,他叫龍一,他長相挺好的,人也幽默,我就喜歡上他了,他好像也挺喜歡我的,總之,偷偷地,我們就在一起了,可是我不敢告訴我父母,他們都希望我找個老實人,平平凡凡地過一輩子。”

高林聽到這話,默默地嘆了一口氣,說:“既然我們都生活這麼多年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吧……”

葉敏又搖搖頭說:“林子,你聽我說完。”她嘆了口氣接著說:“林子,我對不起你。我和龍一一見鐘情,可是三個月後,龍一突然過來對我說,他要回家了。要跟我道別,他說,他不是個人……”高林深吸了一口氣,愣了半天。

葉敏接著說:“龍一說,他不是個人,他說,他說,他是龍……”高林全身的毛孔都立起來了,眼睛瞪得老大,嘴裡開始重復著:“龍,龍……”好像明白了什麼。

眼見著時間越來越晚了,天色也暗了下來。突然間,天空電閃雷鳴,一道白光閃過,葉敏大叫了一聲,孩子居然出生了!這孩子跟正常人沒有區別,就是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高林心想。倒是媳婦葉敏,一下子暈了過去,過了好些天才緩過來。

高林這幾天什麼也沒說,但是心裡像打鼓一樣,七上八下,媳婦葉敏在臨產前對他說的那番話這些天來一直在他的腦海裡飄來蕩去的。他心裡琢磨著,他剛出生的兒子,或許真是葉敏跟龍一的孩子,轉念又一想,不會,自己跟媳婦葉敏生活了30多年,要是龍一的孩子早該出生了也不該等到現在。這麼一想心裡也踏實了。但是心裡還是有一個疙瘩,高林一直忘不掉。

高林的兒子高強慢慢地長大了,12年過去了,也不見跟其他人有什麼特別明顯的區別,唯一不太一樣的地方是高強明顯地要比同齡的孩子要高出一截,高林的心裡也慢慢地忘記了葉敏的事。葉敏自己看著孩子健康的成長,也不再愁眉不展,臉上也開始慢慢有了笑容。

這天,高林走在街上,迎面走來一個道士,道士看看他,又看看他,然後走近他說:“你身上有一種奇怪的氣味,但是我又不能分辨到底是什麼。可否讓我跟著你看個究竟?”高林覺得這個道士很奇怪,便沒有理他。過了幾天,他又見到了這個道士,道士還是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說:“可否讓我跟著你看個究竟?”高林還是沒有理他。又過了幾天,道士又出現了,高林看見他迎面走來,說,“不行。”道士不慌不忙地說:“你身上是龍的味道。”高林一驚,十多年前,老婆說的話又浮現在眼前。高林忙把道士請到茶館,道士說:“這幾日我跟著你到家,今天才發現,你們家兒子,叫高強對吧,他身上氣味很不一樣。據我猜測,他是龍子。”高林心裡一驚,半晌又說不出話。

別了道士,高林晚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葉敏見他心煩,也不問,跟著不睡覺。一晚上兩口子就躺著一句話也沒說。第二天一大早,高林就到茶館等道士,不一會兒,道士果然來了,高林趕忙問:“大師,有什麼方法能讓我的兒子變成龍身呢?”道士伏在高林的耳邊說了一些話,然後走了。

晚上高林回到家裡,把家裡的藏了很久的人參拿出來切成片墊在兒子的床墊下面,高林假裝安心地睡去了。不知怎麼的,高林漸漸地睡著了。第二天,高林一醒來便跑到兒子的房間,兒子果然不在了,房間裡還有一些凌亂的痕跡。卻到處也找不到兒子的蹤影。

高林到處找到處找,跟著那些凌亂的痕跡,終於在田野裡,喊了一聲,“強子!”頓時,一條生猛的龍一躍而起,對著他飛來。高林嚇了一大跳,趕忙喊,“我是你爸我是你爸啊!”那條龍搖搖頭,眼神裡飽含了一種復雜的情緒,或許是埋怨,或許是感恩,或許是傷心,或許是些許的不安,高林把前因後果跟龍講了一遍,高林滿含熱淚,說:“強子,去找你爸吧,去你該去的地方。爸雖然舍不得你,但是你真的該走了……”那條龍搖了搖頭,眼裡竟然閃出了些許淚花,一會兒,龍也飛走了。高林滿含熱淚,默默地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從此,野貓口神龍事件也這麼流傳下來了。

我第一次看完也認為這是一個故事吧,但是,常熟野貓口神龍事件在當時真的流傳的很廣,那個時候網絡不是很發達,所以很多詳細信息都已經中斷了,現在我們聽到的可能也隻是大家口口相傳的一些零碎的消息。

當然,這個故事中的的確確可能存在添油加醋的情況,大家也都知道,人與人之間傳遞一個信息的時候,傳著傳著原本的意思可能就變了,但在當地一些老人口中,他們依然是很堅定的用這句話來描述野貓口神龍事件:1984年,在野貓口有大量的人目擊到,有個25米左右的怪物從麥地裡遊過,當地絕大多數人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