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命拐點將至?千億美元湧向生科技術,霍金曾說:將出現超級人類

“控制社會資源的富人將在不久的將來,通過對科學領域的大量投資,獲得為自己和後代進行‘生命改造’的能力,從而創造出壽命更長的‘超級’人類。”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在其遺作《終極問答》中說道。

這番言論或許正在逐漸變成事實,全世界最富有的人群正在瘋狂地往生命科學領域投錢,並且催生出多項對人類生存周期有所增益的科學成果,一個超長齡的時代正在緩緩揭開序幕。

01 超千億資本湧入生命科學領域

嗅覺敏銳的超級富豪已經聞到時代風口吹來的咸味,在福佈斯全球富豪榜中,前五名有四個在生科領域押下重註,其中包括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特斯拉和SpaceX雙料掌門人馬斯克、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以及臉書創始人紮克伯格。

紮克伯格在2016年9月公開表示,未來10年將持續投入30億美元,希望本世紀末科學家能夠治愈所有的疾病。比爾·蓋茨旗下的基金會2015年-2018年期間總共在生科領域投資120億美元,企圖通過免疫療法、腦科學等新興技術促進全球健康。世界首富貝索斯和老對手馬斯克同樣有類似的投資計劃,後者已經成為腦機接口領域的風雲人物。

不僅如此,谷歌創始人拉裡·佩奇10億美金創立生物科技公司Calico、“股神”巴菲特去年三季度末持健康股近百億美元,越來越多的富豪看好生科領域。根據知名咨詢公司Frost&Sullivan發佈的《生物科研制劑市場研究報告》,全球該領域的研究投入資金在2019年已超過1500億美金。

超千億資金或許並非上限,根據科學期刊《Aging》最新測算,每延長一年極限生存期,將創造38萬億美金的效益,延長10年則創造368萬億美金的效益。在追逐利益的商業時代,生科領域猶如有縫的蛋,正等著無數蒼蠅往裡面鉆。

02 “超級人類”時代即將到來

在富豪們大量資金的投入下,生科領域出現一種蓬勃發展的趨勢,湧現出Senolytics、Sirtuins激活劑、二甲雙胍、端粒酶基因療法等多種抗-老手段。2020年科學期刊《Science》曾對此進行匯總,多種方式指向細胞線粒體通路,其功能是否存在障礙直接影響細胞的老化調控。

美加州Mitrix公司創始人Tom Benson同樣認可線粒體的重要性,它就像汽車的發動機,為人體提供源源不斷的生命動力,或是普通人晉升為“超級人類”的關鍵機制。研究團隊通過在體外培育線粒體,然後將“年輕的”線粒體輸入人體後,發現它們會跨越細胞邊界,逆轉細胞衰變。日款線粒體補劑“派絡維”利用mito復合成分,實現補充線粒體的類似機理,以線粒體為靶向促進其功能發揮,恢復細胞累積損傷。

在前不久的成都跨境展會上,“派絡維”作為日技術代表出現,引起大群生科愛好者的圍觀,並在某東的銷量開始穩步增長,似乎在暗示長齡科技開始受到大眾關註。倫敦商學院經濟學教授琳達·格拉頓曾說:“隨著技術的發展,人人百歲成為一個正在發生的事實”,但霍金所預言的“超級人類”,或許不會止步於百歲。

美銀美林兩位分析師費蘭和伊斯雷爾認為,到2020年,醫學知識每73天就將增加1倍,越往後這個增速越快,由此導致極限生存年限的增長。 “2036年人類的壽命增速將快於時間流速,達到‘永遠活著’的境界。”劍橋大學博士德格雷今年3月份發推特說道,屆時“超級人類”時代便真正到來,S神都無法操控他們。

03 誰能率先成為“超級人類”?

如果說誰是“超級人類”的候選人,擁有更多選擇權的富人或許是第一人選。7月23日,美西北大學研究人員在科學期刊《JAMA Health Forum》發表論文,研究納入了5400名成年人的樣本,結果顯示那些在中年時擁有更多財富的人比他們的兄弟姐妹活得更久。

這個結論不難想象,當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族長心臟不舒服時,他可以揮霍3億美元連換6個心臟,當澳門賭王何鴻燊腦子不舒適時,他可以豪擲數億元打“補腦zhen”,當喬佈斯面臨ai癥威脅時,他可以聘請麻省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等頂尖科研機構為他進行全基因組測序,並連續多年到瑞士接受昂貴的肽受體放射性同位素治liao。

又比如最近興起的民用高壓氧艙療法,通過在密閉空間中輸入氧氣,能增加抗氧化能力,NBA明星詹姆斯、南美足球先生內馬爾都是其忠實擁躉,但價格昂貴,即使是小型的國產化設備O2 ARK也需要20萬元一臺,一般人還難以享用,不如“派絡維”具有普及性。

雖然富人在短時間內或將率先享受長齡福利,但谷歌首席工程師、未來學家庫茲韋爾卻認為,如同20年前手機是富人專屬、現在卻幾乎人手一臺一樣,未來的長齡科技或將普及化,實現整個人類物種的生命跨越。